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疯狂打压!
    海底废墟。

    石岩端坐在奥义符塔顶端,神情肃穆,在绞尽脑汁想着破开光幕的大计。

    他并不知道,此刻,因为耶伯勒、特勒迦、法洛妮、绫玫、塔特众人之死,整个破灭海都沸腾起来,魂族、玄天族、噬族、黑魔族、古妖族五族在破灭海的强者,都通过不同的途径,确定了族人小辈身死一事。

    五族传出话来,要全力追杀凶手,已经调集了力量搜寻整个破灭海。

    不论海面还是海底!

    此刻,一个个破灭海上的岛屿内,都飞涌出五族强者,魅影族的族人也在四处打探消息,急着找魅姬回来。

    破灭海如点燃了火药,轰然爆炸开来,这次事件影响之大,超乎很多人预料。

    很快,有关太初遗迹的消息不知道如何泄露出去,也不知道谁将奥义符塔也给透露了,令那些七族之外的实力,也全部沸腾起来。

    破灭海彻底热闹起来,人影幢幢,海面,海底,各个角落都有武者开始活动,在找寻着什么。

    “如果不能快点离开此地,那纳普顿一定会赶过来,我知道魂族的手段,也知道纳普顿的可怕之处。通过塔特的身死,他应该能隐隐感知到这个方向。”冥鸿表情渐渐凝重起来,“以纳普顿的修为境界,一旦确定了方向,全力追击过来的话,会来的比我们想象中快……”

    冥鸿的这番话,给人众人更多的压力。

    奥黛丽、魅姬都选择沉默不敢这时候多言什么,怕激怒神主、冥晧,为石岩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神主阴冷的目光,在石岩身上游荡着,嘴角冷冽的意味越来越明显。

    他已渐渐不耐。

    “他要是解不开这里的束缚你们都跟着他陪葬!”神主冷哼,目光在奥黛丽、魅姬身旁转了转,看的奥黛丽、魅姬背脊都发寒。

    “我在这里,你动不了奥黛丽。”冥晧也是神情冷漠。

    魅姬心底一寒,想了下,她勉强笑了笑,“你的确够实力杀我可如果石岩无法解开此地,就算是我死了,你也活不了。确切地说我们谁也逃不掉,纳普顿一人,足以将我们全部灭掉!”

    此言一出,冥晧和神主愈发暴躁不耐,神情也越来越难看。

    “都闭嘴!”石岩的怒吼忽然从天而降,他遥遥看向神主又看向冥晧,冷声道:“你们俩也给我闭嘴!”

    这般说着,那奥义符塔骤然绽放亿万夺目光芒,猛然浮动出来,携带着万钧之力,轰然往神主、冥晧的方向压迫而来“在这里,你们俩能杀巴图姆、甘茯,我也能杀你们!真当自己多了不起了?”

    那奥义符塔猛然传来一股恐怖天威,先浮上半空,旋即轰然落下。

    神主、冥晧抬头,表情骤然凝重起来,眼眸中满是惊愕。

    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先前石岩御动奥义符塔,一击之下就将绫玫、巴图姆众人凝结的禁制、结界摧毁,将他们的防御都给撕裂!

    在那先前的威慑下,连神主和冥晧都心生不安,被那股子恐怖威慑力惊的暗暗不安。

    如今,石岩盛怒下又一次御动奥义符塔,朝着他们两人头顶压迫而来,顿时将他们惊醒,猛然意识到在这个太初遗迹内,收取了奥义符塔的石岩,根本就不是能够任由他们搓揉的软柿子。

    “我虽然不能立即破开此地光幕束缚,可御动奥义符塔来给你们点乐子瞧,还是轻而易举的!”石岩冷酷道。

    奥义符塔从天坠落。

    道道光幕从天贯射,如一条条流泉,注入那奥义符塔内部的窗口上,在霎那间,奥义符塔展现的威慑,竟然比先前还要恐怖数倍!

    在那压力下,神主和冥晧浑身骨骼都传来清脆咔咔声,如同承受不住压力,要肉身炸裂开来。

    那压力,并不针对奥黛丽和魅姬,两人一看情况不对,已经极早避开来。

    “这压力,堪比域祖的一击!非常可怕!”奥黛丽肩膀上的冥鸿,忍不住惊叫起来,“他们搞什么乱,这都什么时候了?小的不识大体,老的也是理智尽失,如果这样战下去,不等敌人过来,他们都可能先同归于尽了!”

    奥黛丽、魅姬也是满脸愁容,为这忽然发生的事情烦不胜烦,也不知道该如何劝阻。

    “小子,你敢这时候动手?你当真就不怕死!”神主怒吼。

    “石岩!你搞什么鬼!”冥晧也叫道。

    “我要告诉你们,就算是我无法破开此地束缚,也轮不到你们俩唧唧歪歪!我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让谁陪葬,让谁去死?”石岩冷笑着,状态如陷入癫狂,“冥晧,老子才是嗜血一脉尊主,你心生邪念就是图谋不轨!我就让你看看嗜血尊主是不是你可以挑战权威的!”

    奥义符塔如巨山落下,一阵阵恐怖波动压迫而来,形成能量光波,压在冥晧、神主头顶。

    冥晧和神主身子挺直,不得不两手托天,一人手中五个星球轮转,一人手中亿万分身飞涌,全力抗衡着那奥义符塔的彻底压下。

    甘茯、巴图姆、耶伯勒、特勒迦、法洛妮等人,都是不朽境界的高深强者,他们身死后,一身死亡精气内蕴含暴戾、绝望、怨毒种种负面情绪,纷纷注入石岩浑身穴窍。

    那些人的灵魂祭台也被吞没,同样有诸多不属于石岩的记忆,在石岩脑海内如影幕不迭浮现,让他心神不宁,渐渐烦躁,被负面情绪悄悄影响着。

    因为迟迟无法解开光幕玄妙,他心情暴躁更是容易被负面情绪入侵。

    神主的冷声嘲讽,句句阴狠的话语,还有冥晧冷眼的观看,暗怀的不轨之心,都被他看在眼底终于激发他内心暴戾狂躁一面,连此地光幕的破解也置之不理,也不管什么纳普顿等人的到来,火山被点燃后,忽然就爆发了。

    “轰!”

    奥义符塔压在神主和冥晧头顶半空,中央有一片缓冲区,内部有奥义符塔内流转出来的能量也有神主、冥晧的能量,他们能量在中间撞击硬碰,令那片区域炫目到令人迷醉无数璀璨耀眼的光芒炸裂,比最妖艳的烟花还要美丽。

    然而,从中滋生的力量冲击,也是可怕之极!

    能量余波溅射出来,这片区域的碎石和残破的建筑物,瞬间化成齑粉一切实质存在的事物,都化成了灰烬。

    奥黛丽和魅姬也不得不远远辙离,以免被三人的激战波及到,两女暗暗叫苦,看着因为石岩突然的暴戾发疯,将事情引导向不可收拾的局面都生出苦涩无奈之感。

    一想到在他们交战的时候,纳普顿那些破灭海的强者,都往这边赶来,奥黛丽、魅姬都觉得欲哭无泪。

    真是何苦来由?

    “石岩,你真的疯了不成?”冥晧怒喝,他那一缕缕分身,在抵挡奥义符塔内能量冲击的时候,已经逐渐消融。

    被那奥义符塔内的能量碾压粉碎,他感受着力量的流逝看着那边神主也渐渐歇斯底里,也是暗暗后悔。

    后悔不该坐视神主的威胁不管。

    后悔没有深刻认识到在此地掌控奥义符塔的石岩,会是多么的危险!

    “哈哈哈,老子忍你们很久了!”石岩端坐奥义符塔顶端,咧嘴狂笑,“今天拼尽一切,命就算是不要了,我也给你们点颜色瞧瞧!真当自己无敌了?你们真要是无敌,岂会被虺仍在此地,一困就是数十年?不给你们点厉害瞧瞧,你们还是不长记性,真当自己还是一方霸主了!”

    “轰!”

    奥义符塔又是用力一压。

    “喝!”

    神主和冥晧爆吼,只觉一个个大陆压在头顶,连站稳都艰难。

    冥晧只是一缕幽魂,还稍稍好一点,不过是幽魂变得模糊,摇曳着消耗着魂力。

    神主则是膝盖传来爆碎声,如要即将炸裂。

    他们忽然发现疯狂起来的石岩,比当年嗜血还要棘手,因为这小子根本不和你讲道理,也根本不顾大局,也不怕死,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这家伙毁天灭地都敢做。

    等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都心中发苦,也不知道在这奇特区域内,得到奥义符塔的石岩,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力量出来。

    在心中,他们都后悔了,后悔不该逼的石岩狗急跳墙,不该没有弄清楚形势前,就冷言冷语表露不善。

    可惜这后悔有点迟,见石岩双眸猩红的处于疯狂状态,他们知道劝说服软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抗下去。

    真是自食其果……

    两人暗暗苦笑。

    奥黛丽、魅姬也是头皮发麻,焦急如焚,在一边大声嚷嚷,点名关键,告诉他们纳普顿等人正在过来,让他们赶快停下。

    “没用的,那小子双眸猩红,这是发狂暴走的征兆,我了解嗜血一脉,一旦出现如此神态,那就意味着他理智都丧失了,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冥鸿叹息。

    “那要如何办是好?”魅姬骇然。

    “没办法。”冥鸿摇头。

    “哗哗哗!”

    忽地,从头顶留下坠落磅礴海水,在水声出现那一霎,众人有短暂迷失,神情恍然。

    然而只是一霎,他们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禁不住大喜过望,魅姬更是失声尖叫:“破了!竟然莫名的破裂了!”

    “我知道了!那奥义符塔抽取了太多光幕上的能量,导致那光幕力量不够防御此地,被海水的压力给压裂了,真是走狗屎运了,那小子误打误撞的,还真给他们找到了方法!”冥鸿也怪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