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碰上了
    “喀喀喀!”

    幻界石猛然炸裂,撕扯后的空间扭曲粉碎,空间利刃如无数尖刀穿射。

    那五名修为境界只是不朽的男人,在空间爆碎的瞬间,肉身被切成数百块,灵魂祭台如玻璃炸开。

    只有那名叫香蓉的女子,因为不朽二重天的境界修为,将所有力量凝结在灵魂祭台,才使得肉身粉碎后,祭台没有就此爆碎,只剩一个孤零零的灵魂祭台浮现出来。

    香蓉那浮沉在灵魂祭台的主魂,满是恐惧凄厉,看着石岩平静的痛下杀手,释放出一个黑洞,将古老等人残魂给吞没下去,觉得心神惊惧。

    “咦?”石岩轻呼一声,惊讶的看向香蓉的灵魂祭台,“竟然在幻界石爆碎后,还能保持祭台不灭,境界高出了一层,果然就是不一样。”

    香蓉满脸恐惧,看着石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怎么确定我们的身份的?”魅姬插话。

    “我要是老实的说明,你们会不会给我一条活路?”香蓉灵魂忽闪忽闪,“如果你们答应我,让我活下去,我可以告知你们我所知道的一切。”

    “活下去?”魅姬讶然一笑,“你问他吧?”

    香蓉祈求的目光,转向了石岩,“你让我活,我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没那么麻烦。”石岩皱了皱眉头,冷酷道:“将你灵魂祭台吞没了,也能慢慢剥离出记忆出来,不过是多费一些手段而已。你们从下海那一天起,就应该想过会有这个结果,怨不得我心狠手辣。”

    这般说着,他再没有给香蓉解释的机会,吞噬奥义一动,传来一股吸力,将香蓉的灵魂祭台吞掉。

    此地离那边包围圈有一段距离,周边并没有武者小队出没,一片片深海水藻浮动着,如簇簇棉布东一片西一片,能很好的起到隐匿人迹的效果。

    石岩和魅姬两人,就在一片深海水藻的包围圈内,那些水藻还非常奇妙,能隐隐隔绝意识的探索。

    香蓉的灵魂祭台被他吞没,他立即端坐下来,将吞噬黑洞收入奥义层内,以灵魂意识运转,找寻其中的一段段记忆……

    只有吞噬完整的灵魂祭台,他才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剥离记忆,如那古老祭台粉碎后,被吞掉的残魂,是很难能够将记忆给抽离出来的

    残魂,代表着一段段不全残碎的记忆印记,要复原弄清楚真正含义,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他没有在古老等人的残魂上浪费精力。

    一缕缕记忆,如电流一般,从吞噬黑洞内激射出来,在石岩脑海闪烁着,如一幕幕清晰的影像。

    “那是一个奥义符塔的碎片,药器盟不知道从何处得来的,也很玄奇,那碎片能感知完整的奥义符塔,在我将奥义符塔从始界内移出来以后,它主动飞逸出来,融入了奥义符塔内,‘…,”

    石岩眯着眼睛,一边查阅脑海记忆,一边向魅姬解释。

    “很奇怪,那个奥义符塔的碎片,融入奥义符塔当中以后,有几个模糊不明的太初符文好像注入我脑海。”睁开眼,他神情异样,指着脑袋说道:“这里的那个奥义符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我得到后,隐隐和吞噬奥义有了联系,竟然能收集别的奥义符塔的碎片,能发生不明的变化。”

    “这样也行?”魅姬一脸惊奇。

    “我也只是猜测。”石岩淡然一笑,又将眼睛眯起,搜寻香蓉脑海有关药器盟的记忆。

    药器盟是人族的一个势力,历史悠久,每一个药器盟的长老都精通炼器、炼药,有独特的如城堡般的战舰,航行在各大域界之间,找寻炼器、炼药的稀罕材料,那些长老在药器盟内炼器炼药,来换取法决药典,洞察炼器的终极秘密……

    一段奇特的记忆,引起了石岩的注意,那关乎一个人……

    药器盟经过无数年的炼器积累,曾经有一人惊才绝艳之辈,据说洞察了淬炼太初神器的玄妙。

    那人在药器盟内耗费诸多珍奇材料,炼过一样半成品的太初神器,让药器盟所有人为之震惊,那人的出众炼器能力,让七族都惊喜若狂,七族族人为了得到此人,派遣高手去药器盟请人,然后,他被魂族给强行带走了。

    中途,玄天族族人也赶来,和魂族争夺那人,发生激烈战斗,那人反而趁机离开。

    从此他就在虚无域海消失,据说那人手中有着药器盟的炼器宝典,那宝典以炼器的独有符号撰写,药器盟将那宝典交给他,是希望他将自己的炼制太初神器的体悟记录下来……

    将那段在香蓉脑海的记忆剥离,仔细的洞察,详细的思量,石岩心神一动,眼中不由闪烁出奇异光泽。

    莫不成,那家伙,就是玛琊星域药器阁的传道者?是一手创建药器阁的第一代阁主?

    那圣典,难道就是所谓的药器盟的炼器宝典,也是在玛琊星域能够决定药器阁阁主位置的主要凭仗?

    能淬炼太初神器的玄妙记载其中……

    石岩讶然,心中泛出不真实的感觉,他来到虚无域海后,知道太初神器有多么的珍贵重要,如果有人在这个时代,能淬炼出真正的太初神器出来,定然会引动所有种族势力争夺。

    那圣典,在芙薇手中,芙薇如今是药器阁的阁主,炼器手段极为出众……

    “难道冥冥之中就有注定?”石岩啼笑皆非,“药器阁、药器盟、炼器宝典,我莫不成就是其中的一条线,不然怎么就那么巧给我碰见?”

    “你说什么?”魅姬询问道。

    “药器盟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炼制出半成品太初神器的家伙,你们魅影族有没有记载?”石岩随意问道。

    “有一个人,那人是个天才,一生都奉献给炼器了,这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听说他炼成半成品太初神器,七族惊动,为了那人,魂族和玄天族激烈交战,很多强者陨灭,魂族、玄天族这么多年争斗不断,那一战就是导火线。可惜,那人早就消失了,过了这么多年早就该陨灭了,谁也不知道他当年的手稿是不是还在,你提这个干什么?”魅姬讶然道。

    石岩笑了笑,没有给出解释,心里暗暗决定,返回荒域后,定要和芙薇好好谈谈此事。

    海底,三道身影掠动着。

    忽地,一人遽然停下,她眉头一动,目显惊喜:“有幻界石的波动!”

    龙蜥老祖分身愕然,“管幻界石什么事情?”

    图释岐倒是明白详情,也是一脸的喜色,道:“可以肯定是你赠送的幻界石吗?”

    “当然!”雅云斩钉截铁,“那些幻界石我持有很多年,上面的气息多少能感应一点。我敢肯定,就是我给出的那些幻界石,因为爆裂引起的波动,嗯,就在那个方向!”她指向一处。

    “石岩应该就在那边了!”图释岐神情一正,深吸一口气,道:“我们过去吧。找了那么久,看来终于要有结果了。”

    “如果外面传言属实,我们不一定就能稳稳吃定他们,你们要有思想准备。”龙蜥思量着,说道:“连噬族的甘茯都死了,可见他们当中一定有个强者,我本体无法到来,如果那强者就在旁边,我们或许难以胜出。”

    “要不要将消息释放出去?引更多人过来?”图释岐犹豫。

    “如果那样,他们就必死无疑了,你记得答应过我,给他们一个选择机会的。”龙蜥脸色不太好看。

    “那我们就直接过去吧。”图释岐叹了一口气。

    三人以最快速度前行。

    “咳咳,那个……需要我帮你解决吞噬奥义的那反噬影响吗?”

    水藻深处,魅姬妩媚的脸上布满羞涩,有些扭扭捏捏的说道,美眸水汪汪的,蕴满春情。

    正在以吞噬奥义净化香蓉等人死亡精气的石岩,神情一怔,随口道:“就这六个人,又没有洞察暗能的家伙,不会因为负面情绪的反噬,让我陷入理智崩溃之地。”

    “这样呀,那,那算了。”魅姬尴尬不已,脸红的几欲滴出血水出来,心中暗骂石岩不解风情,恨得她牙痒痒。

    石岩将她那动人风情看在眼底,猛地恍然醒悟过来,“不过,如果有你帮助的话,我倒是不用分心去消融那些负面情绪,直接释放其实最爽快,来,坐到我怀里。”他咧着嘴,大大咧咧吩咐道。

    魅姬听他这么一说,又羞又喜,强忍着内心冲动,一本正经道:“算了,你自己可以消融了,我就不去了。”

    “让你来就来!”石岩心底暗笑,表情严肃,“你应该知道的,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魅姬抿着嘴,淡淡道:“那好吧。”这般说着,她心里美滋滋的,便要凑上来。

    就在此时,石岩脸色骤然一沉,忽然站了起来,在魅姬讶然不解的时候,他沉喝一声,“有老朋友过来了。”

    “几年没见,小子灵觉愈发敏锐了,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始神境界的小家伙,竟然成为了让五族为之疯狂的大人物。”龙蜥哈哈一笑,越过一片海藻,忽然间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