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暴起!(求月票!!)
    .琥角的确很强,从战斗初始起,就一直占据主动,呈现彻底的压倒xìng优势。

    甚至直到这一刻,琥角也并没有施展全力,没有将最大力量爆发出来。

    但这并不代表石岩真的就那么弱……

    因为石岩仅仅只是动用星辰之力,而且采取的还是防御,没有主动攻击一次,他这是来检验这具神体的强悍程度。

    如今,他已经有了结果。

    这具神体全力来抵挡攻击,能抗衡不朽三重天至少七成力量的攻击,不会就此粉碎炸裂。

    这就够了!

    当那柄血剑沾满他的腹部鲜血,被他抽离从神体,从那一只只妖异猩红眼睛睁开那一霎起,他就有了目标方向。

    舍弃无谓纠缠,以最凌厉的力量撕裂空间,引得海底空间炸裂,趁机逃生!

    这方向很明确,也很理智,因为他知道他拼尽全力,也只能和琥角一较高下,而此地,除了琥角外,还有至少三个海族族人达到不朽三重天,其中那躲在海贝中的老头,在不朽巅峰。

    还有一个海鲨皇……

    获胜只是天方夜谭,成功突围才是最佳选择,他提着血剑,剑中暴戾血腥气息浓郁到了极点。

    旁人并不知道他这家伙的含义,魅姬却马上知道了,她看着此刻浑身鲜血的石岩,表情凄然,“真还要一试?”

    “有三成把握。”石岩道。

    “好!”

    魅姬冷喝,峰峦叠嶂的高耸rǔ峰处,一朵晶莹的冰莲花以心神之力凝结。

    那朵冰莲花携着夺目耀眼寒光,沿途将海水冻成冰川,陡然shè向海鲨皇,那冰莲花花蕾内,隐隐浮现魅姬灵魂烙印出来。

    冰莲花闪烁着光泽,快要临近海鲨皇的时候,忽闪忽逝,如隐匿起来。

    “好强大的寒力!”

    “这是……暗能!”

    “魅姬终于领悟了暗能!”

    “魅影族将再添一名域祖!”

    众多海族族人。纷纷惊呼,忍不住叫嚷起来。

    几乎同时,海鲨皇眼睛蓦然一亮!他身后的那海贝壳内的老者,也是神情动容,那贝壳都怪异的抖动起来!

    他们却并非看向魅姬……

    即便魅姬的冰莲花即将罩向这水晶宫殿,在所有人都看向魅姬,为魅姬暗能惊叹之时,海鲨皇和那老者依然怔怔望向石岩!

    不错。他们就是看着石岩!

    此刻。石岩腹部血剑抽出,剑尖,一条浓稠血光慢慢凝结。一个念头变幻,他身上气息顿时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荒寂、冰冷的死亡气息,忽然弥漫出来。那柄剑,如死亡镰刀,突然吞噬起周边所有浓烈生机!

    诡异之极的,那一根根蔓藤,倏然枯萎干瘪,如被抽掉了内部所有养分!

    这是死亡和吞噬奥义结合才能形成的恐怖威力!

    数十根蔓藤,鞭挞了石岩许久,那些蔓藤上还粘着血迹,然而此刻。却如巨蟒被汲取了血肉,只剩一张蟒皮,显得那般的不自然。

    琥角陡然凄厉惨叫!

    那古树疯狂抖动着,无数叶子如石块飞出,全部朝着石岩轰落。

    石岩提着血剑,眼角滴出血迹,咧嘴残忍嘿嘿一笑。“琥角,其实真要全力一战,我并非不能胜过你。”

    这般说着,一股澎湃到令人灵魂颤抖的生命波动,轰然从石岩体内爆发!

    在这一刻。从石岩身上突显奇观,他周边死寂荒冷。那血剑涌现出冥君的死亡浓郁味,如能将所有生灵带入绝望地狱!然而,在他身上又反常呈现澎湃到恐怖的生命波动,两种极端的力量奥义,竟然在他身上一并突显!

    他那遍体鳞伤的神体,在众人瞩目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修复!

    筋脉、皮肉蠕动着,伤口快速愈合,一滴滴黏在伤口的鲜血如有着生命重新没入体内,那肩膀、肘部、膝盖上的断裂骨刺,重新突了出来,又闪烁着狰狞锋刃的冷光,摄人而噬一般。

    “嘭嘭!”

    他灵魂祭台内的奥义层,那代表着生命奥义的圆球,那内部的太初源符,如第二个心脏强有力的跳动起来,将一圈圈庞大生命磁能释放出来,让他匪夷所思的肉身极速恢复。

    短短数十秒时间,他那浑身伤势完全不见,**的上半身充满爆炸力,那柄血剑,一只只眼瞳睁开,一股无尽绝望的凶戾气息,如层层叠叠的血sè海洋,涌向每一个灵魂识海!

    每一个看向石岩之人,眼中都是一片猩红血腥,如瞧见绝望、暴躁、怨毒、恐惧种种恶鬼扑面而来。

    “嗤嗤嗤!”

    血剑划动着,就要撕裂空间,要在海底凿开一条空间河流,要以此遁离。

    海族族人,这一刻都骇然变sè,为石岩突然的爆发惊惧。

    “没错,就是这个气味!”

    海鲨皇眯着眼睛,成一条缝的眼中绽出惊人神光,他看也没看魅姬,随手一抓,那魅姬凝结出来的冰莲花就被海水裹住,那片被冰冻的海域,也在霎那间恢复如初。

    “这是我的海域,我的领地,我又修炼水之力量奥义。在这里,别说你尚未真正突破域祖,即便是你成为了域祖,在海底又如何胜我?”海鲨皇淡然说着话,眼神依然停留在石岩的身上,眸中有着难以理解的异样之sè。

    “咔咔咔!”

    血剑顶端,一道血芒绽出,血芒带着空间锋锐,yù图撕裂海底。

    那凌厉的气息,令周边海底强者悚然变sè,都下意识的躲避起来,在血剑前方的琥角,那古树枝干被瞬间斩断,琥角也痛呼起来。

    “不要走。”海鲨皇来到石岩身前,平视他眸中血腥,摇头道:“不要继续了,妄动空间之力,那水压,足以令你身负重创!”

    “重创,总比死在此地要好。”石岩咧嘴笑着,“今rì我不疯狂。必将葬身此地,我没有选择,就算是搅的破灭海海底天翻地覆,引得空间崩塌,我也要冲出去!”

    “冲出去?”忽地,一个yīn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旋即雷光一闪,费雷尔骤然在海鲨皇旁边站定。“在我和海鲨皇的眼皮子底下。你如何冲出去?”

    他别头冲海鲨皇一笑,“我答应了古妖族族人,必要夺这小子的命。那奥义符塔和太初源符的分配,等这小子死了我们再谈如何?”

    海鲨皇眼中显出不明的光泽,微微皱眉。没有立即答话。

    费雷尔咧嘴,冲魅姬说道:“你应该也知道了,你们魅影族在破灭海的主岛,被我屠戮了,岛上人都死光了,你和这小子一道,杀了太多不该杀的人,就算是魅影族也不一定能保住你。”

    魅姬眼中充满怨恨,“费雷尔。只要我魅姬不死,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斩裂你的灵魂祭台!”

    “这样啊。”费雷尔耸肩,“没办法,你已经洞察暗能,为了以防万一,我只有将你也杀了,也让魅影族能少一个域祖。”

    他笑了笑。看向身旁的海鲨皇,“斩杀魅姬的后果,由我一力承当,我知道你和我不同,不是一个人孤身修炼。你有你的顾虑。做起事情来自然束手束脚,所以一切交给我。我来承受魅影族的怒火,如何?”

    费雷尔一来,就镇住了局势,令众多海族族人也是又惊又怒。

    同为域祖境界者,他和海鲨皇在海底有过接触,算是老对头了,不过这些年来两人从未真正拼死一战,双方都有顾虑。

    今天,两人目的算起来一致,在费雷尔来看,海鲨皇肯定不会强加干涉。

    “奥义符塔和太初源符我不可能吞下,你也不能全部持有,还是需要等人到齐了才能商谈。”费雷尔笑着,旁若无人道:“好了,你已经费了不少时间jīng力,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这般说着,他就走向石岩,悠然道:“小子算你命薄,你在破灭海惹下的祸事,无人能够保你,你就认命吧。”

    石岩一见费雷尔现身,就脸sè剧变,几乎绝望了。

    一个海鲨皇在,他已经只剩三成希望逃脱,再加一个费雷尔,他是连一成希望都没有了,眼见费雷尔要将他和魅姬一并击杀,他知道不管有没有可能,都需要尝试,尝试能否撕裂此地空间。

    便是完全绝望了,也要坚守一丝可能,要拼死试试!

    “咔咔咔!”

    恐怖的血光渗透出来,海水分流,一道空间缝隙如妖兽巨口,隐隐要张开。

    “这样不行。”海鲨皇微微摇头,如一条洪流插入费雷尔和石岩之间,一点那裂口处,一个蔚蓝海洋世界凭空闪现出来,将那裂口给完全堵住。

    “海鲨皇,说了不用你出手了,你何必浪费jīng力?”费雷尔哑然失笑,“我来就行了啊,唔!你!你!”

    费雷尔突然尖叫起来。

    他胸襟处蓦然绽裂一片血迹,一道道水箭奇异闪烁着光泽,轰然再次刺来,他立即胸口皮开肉裂,无数雷球从他袖口滚落出来,和那水箭抨击,引得这片海域瞬间如陷入毁灭绝境,爆发出恐怖的能量波动。

    石岩和魅姬都愣住了。

    那些海族族人,此刻也都是哑然失sè,呆呆看向海鲨皇。

    只有那名身藏在海贝壳内的老者,脸sè如常,还身影晃动间来到费雷尔后侧,眼眸突然涌出汹涌火汁,袭击向费雷尔的腰身。

    “联手给我轰击费雷尔!”海鲨皇突地暴喝。

    所有海族族人虽惊愕不明,但都在那暴喝下条件反shè出手,各种法决奥义连番炸开,劈头盖脸的往费雷尔身上砸。

    “海鲨皇!你搞什么鬼!难道你想独吞奥义符塔、太初源符?你吃得下去么?!”费雷尔暴躁如雷。

    “石岩、魅姬!你们俩立即走,不要有丝毫逗留!马上换一条方向遁离!”海鲨皇冷声喝道。

    ……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