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星座之力!
    “这凶魔真是我们要找之人?是不是搞错了?”

    “不朽二重天!他只有不朽二重天啊!这,这怎么可能,崎摩可在不朽巅峰啊!”

    “老天!我们太理所当然了,早知道这家伙这么凶悍,这件事……我们就不该参与啊!”

    很多人开始后悔,那些破灭海的武者,之所以留下来,一方面要通过域祖之战,来勒破暗能玄妙,然而,更多人还是希望捕获石岩,来获取那奥义符塔。

    可现在,他们苦等的目标竟然大胆回来,一回来就展现出难以想象的恐怖手段,杀噬族崎摩和麾下,吞噬奥义震慑的纳普顿凶魂无法展现凶戾,又以星座之力惊醒了海鲨皇。

    几乎以一己之力扭转了局面!

    “小熊星座,暴熊怒吼!”石岩浑身鲜血淋漓,咧着嘴,舔了舔嘴角血迹,嘿嘿狞笑。

    那头由星辰凝结的银色巨熊,仰天一声咆哮,如暴熊被彻底激怒凶性,组成它身体的星辰相互撞击,一声声震天的轰鸣,夹杂着一块块巨大陨石从天降落,这一刻,银色巨熊如炸裂粉碎!

    陨石流轰隆隆沉落,每一块陨石都如山如岛,庞大沉重,还有着暴熊的怒意。

    “咔嚓!咔嚓!噗哧!”

    被那些陨石轰击者,神体直接就粉碎了,有的人护身光罩脆弱的如蛋壳,一碰就炸裂,不少不朽境界者口吐鲜血,模样比此刻石岩还要凄厉。

    “你为什么要动我们?”

    “你疯了!”

    “我们又没对付你,你是不是疯了!”

    那些人惨厉叫嚷着,一个个指责石岩,义愤填膺。

    “嘿嘿,你们千里迢迢从海面上下来,不就是来找我?”石岩冷笑着,“既然敢来,就应该有承受我怒火的觉悟!当我孤身一人好欺负?当我境界低微能够任由你们处置?你们太天真了!”

    漫天陨石坠落,又有数十人粉碎掉神体,灵魂祭台不得不浮现出来。

    每当一个灵魂祭台浮现,石岩直接动用吞噬奥义,将那些祭坛淹没掉。

    破灭海的海底,如成了修罗炼狱,胆敢留在此地观战的各族武者,纷纷被石岩针对,被那些陨石轰杀撞击。

    很多人渐渐意识到不对劲,拼死了也不敢让神体粉碎,即便灵魂祭台重创了,也要维护神体不灭,只有神体不灭,灵魂祭台才能不被那吞噬奥义给吞没掉。

    “石岩!你连我们也要对付?”

    “你真是疯了!”

    “混蛋,老子还给你过一枚不朽丹的!”

    图释岐、雅云和龙蜥老祖三人,也被三块数百米高的陨石轰击,三人合力运转力量,才堪堪撑住那陨石,但是脸色都变得极其不好看。

    他们朝着石岩破口大骂,骂石岩忘恩负义,骂石岩冷酷无情。

    石岩视线落到他们的身上,皱着眉头,冷声道:“你们知道什么叫忘恩负义?如果知道,你们就不会下破灭海!在那龙蜥星的时候,没有我的帮助,你龙蜥已经被辛格干掉了,纳普顿老怪的炼魂鼎,足以将你灵魂血肉都给一口口咽下去!还有你!图释岐!没我动用空间奥义解锁,你能从那空间锁内出来?没我帮你挡住魅姬,你和雅云在龙蜥星就被魅姬杀了!”

    “就因为我杀了绫玫,这个你们玄天族的一个女人,你们为了给撼天老祖一个交代,就死死盯着我不放?绫玫趁我重创的时候,将魅姬轰击的灵魂磁场差点崩溃,要将我彻底毁灭的时候,你们在哪儿?也没见你们给我讨一个公道?”石岩表情阴暗,“就因为绫玫是撼天的孙女,是你们玄天族的族人,因为我不是你们玄天族的族人,没有答应成为你们的客卿,你们就要对付我?”

    顿了一下,石岩厉声喝道:“凭什么?”

    凭什么?!

    “轰!”

    又是一块陨石从天降落,那陨石冲击在图释岐、雅云、龙蜥老祖头顶陨石之上,两块陨石叠加,冲击力骤然暴涨。

    “啪啪啪!”

    图释岐和雅云的神体,突然就炸裂开来,鲜血一下子飞溅。

    龙蜥老祖虽然只是分身,但因为他是“蜥”的后代,分身都坚韧之极,倒是还能支撑,只是也是颤抖着,眼瞳内喷涌出了火焰岩浆。

    他内心又惊又恐,这才隔了十来年,当初在那龙蜥星不过只是始神境界,还借助于他一枚不朽丹才突破到不朽境界的时候,居然已经有了如此恐怖的力量,以石岩这么可怕的成长速度,将来玄天族怕是都制不住他。

    龙蜥老祖心里有点后悔了,后悔不该答应图释岐和雅云,来海底找寻石岩。

    虽然,他已经极为念旧情了,处处维护石岩,让图释岐、雅云给石岩机会,然而,从他下海底那一刻起,不管他本身态度如何,他都算是走向了石岩的对立面。

    “老头子,你当年说的对,这小子的潜力真是无穷,我们都错了。”雅云嘴角鲜血流入胸襟,一脸苦涩。

    “我还是说错的,我低估了他的潜力,如果,如果知道他能这么快达到如此实力,当时,当时就该舍弃绫玫啊!哎……”图释岐长叹。

    “还要看下去么?”另外一边,费雷尔脸色难看,冷冷的询问里卡多。

    里卡多抬着头,神情错愕,惊讶的看着石岩现身后大杀四方,一直没有插手的意图,此时,听着费雷尔的话,里卡多淡然一笑,道:“你要动手自己动手就是了,那小子虽然厉害,你要杀他还是简单的,为何不动?”

    “海鲨皇如果不看着我,我早动了!”费雷尔怒骂道。

    在费雷尔旁边,海鲨皇神情冷冽,眼睛一直锁定在费雷尔身旁,他知道,只要他有任何举动,海鲨皇狂暴的攻击必然势如破竹而来。

    他不敢保证里卡多和他齐心,会帮助他处理身后的海鲨皇,所以才犹豫着。

    ……至于纳普顿,因为凶魂被吞噬奥义的隐隐克制,他成了最悲催的一个。

    明明有着域祖境界的力量,但因为最强的凶魂被全面压制,反而处处束手束脚,这时候还在安抚着凶魂,将一个个凶魂聚拢在一块,阴沉着脸像是在犹豫着要不要施展某种手段。

    里卡多、费雷尔、纳普顿的袖手旁观,导致没有一个域祖出面制止石岩,崎摩和噬族族人在吞噬奥义面前,本来就没有反击之力,被石岩又给趁机袭杀,让所有人都震撼起来。

    星座之力能够运转,能够轻而易举的轰落下方,都是因为那些人被崎摩之死给震慑到了。

    崎摩,为不朽巅峰之境,却死在不朽二重天的石岩手中,还死的那么憋屈,给他们心中添上了一层阴影。

    只有冥晧、神主等少数几人,知道石岩能够击杀崎摩,完全归功于吞噬奥义对混乱奥义的克制!

    他们清楚,如果和石岩力抗的为另外一个不朽三重天的武者,石岩就算是胜,也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他们都知道,却不会去说,这就造成了石岩的威势霸道笼罩海底,令人人自危,反而导致石岩可以尽情将星座之力衍义出来,来检验他新洞察的星辰奥义的精妙。

    局势变得渐渐诡异起来。

    从海底、海面各个区域而来的强者,本是为配合里卡多、纳普顿、费雷尔来猎杀石岩,却因为三大域祖的沉默,倒是石岩大开杀戒,将那些过来者轰的神体崩溃,祭台被吞没掉。

    海底变得血腥可怕,那些由银色巨熊爆碎而成的陨石,仿佛有着生命一般,从天坠落后,将一人炸碎了,还会再次缓缓升天,又继续冲杀下来。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如果任由石岩这般乱来,这场面将会变得难以收拾。

    犹豫许久的纳普顿,终于抬起头,他看向石岩,“如果不是吞噬奥义,我要斩杀你简直轻而易举,别说你突破到不朽二重天,就是不朽巅峰,对我也没有任何区别,不朽境界和域祖间的差距……你会看到的。”

    声落,太初神器出!

    炼魂鼎从纳普顿头顶浮现,炼魂鼎一出,纳普顿的凶魂倏然没入鼎内。

    这三足巨鼎转动着,上面无数太初符文灵蛇般蠕动着,传来透入灵魂的气息,蒙蒙灵魂鬼雾从鼎面上显现,那鼎落在漫天陨石间。

    巨鼎内突然传来凶魂哭泣声!

    哭泣声一起,无数阴魂厉鬼冲杀出来,竟然有数千万之多,那些凶魂厉鬼经过炼魂鼎的稳定增幅,居然完全不怕吞噬奥义,竟然飞旋着将无数陨石缠住,虬结在一块儿。

    数十秒时间,银色巨熊重新凝结!

    这次并不是它主动凝结,而是被那些凶魂厉鬼给拖拽着,硬生生粘在一起!

    猛然一看,那银色巨熊被无数厉鬼凶魂裹住了,然后三足玉鼎轰然罩下,阵阵灵魂波动从鼎内涌现,使得那银色巨熊发生痛苦凄厉的咆哮,星辰内的星灵如被炼化,恐惧的寻求着石岩的帮助。

    “去!”

    一头凶魂飞出,凶魂如狮虎,高百米,狰狞巨掌一撕。

    “嗤嗤!”

    石岩那遍体鳞伤的神体,被那凶魂给撕裂的肉身多了血淋琳的**,内部肠子和脏腑都能看出来。

    纳普顿剧烈咳嗽着,看向那炼魂鼎的目光,有些复杂难明,像是动用炼魂鼎让他也很是吃力不适,这炼魂鼎……并没有修复好,也就是没有被他完全炼化,他勉强施展太初神器的奥妙,也会遭受反噬。

    因为吞噬奥义对凶魂的隐隐克制,他不得不承受炼魂鼎反噬的代价,来对石岩下杀手。

    “里卡多、费雷尔,给我拦阻海鲨皇一刻,让我先杀了这小子。”纳普顿咳嗽稍停,猛然喝道。

    “没问题!”费雷尔一口答应了下来。

    里卡多抬头看着石岩,又望了望海鲨皇,沉吟了一下,也点了点头,“我会看着海鲨皇,让他没法给你带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