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六十章 倒霉的偷盗者
纯文字㈢㈢小说网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总之,骂也骂过,看着洛翩跹这会儿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小脸,刀子嘴豆腐心的龙夕若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朝着洛翩跹挥了挥手,一股柔和的力量直接把小蝶妖的身周都包裹了起来,避免那些奇异的粉末再次散发开来。

    洛翩跹的变异是苏子君一手促成的,但估计这臭丫头自己也想不到会变异出来这种奇怪又下流的东西……这玩儿可真是阴损得狠,就连自己一时没有察觉都着了道。

    不过体内的异样毕竟是外物造成的,而并非真的是那种要命的状态到来,真龙之力在体内一转,龙夕若就已经将不小心吸入体内的粉末尽数逼出。

    这之后龙夕若仔细地把路上散落的粉末小心翼翼地收集了起来,本想着一把火直接炼化算了,可想着这玩儿连自己不小心都会中招,可算是奇物一件,没准以后会有用得上的地方,便留了下来。

    说起来也是奇怪,洛翩跹的彩翼早早就能够张开,平日是不是也会放出来舒展和打理一下,也未见过这种粉末产生……难道说,是只有进入发情期才会特别产生出来的东西?

    如此一想,手上的这些粉末虽然自带了邪恶苏醒,但珍贵程度就又要上升一些。

    因为不知道洛翩跹下一次发情期会是什么时候,更加不知道下一次还会不会产生这种玩意。

    “我只不过不小心就吸入一丁点,就已经有了反应,如果是大剂量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扛下来?”

    看着手头上众多收集回来,凝聚而成的一颗灯笼果大小的彩色丸子,龙夕若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这玩儿恐怕是真的仙人本体也扛不住吧?

    看着不断从彩翼上剥落下来的粉末,神州真龙顿时就眯起了眼睛……

    似乎是越动情抖落的就越多啊……

    “翩跹啊,你要是实在忍耐不住,就随自己的身子去做吧,我现在用真龙之力困住你,不会有问题的。你已经长大了,是时候教你体验一下作为雌性的快乐了!”

    只见龙夕若伸出双手,十根白玉似的手指如同章鱼的触须般,灵活地扭动了起来。

    “欸……欸?!?”

    ……

    公寓不大,但是是精装修的一室一厅一卫,对于单身人士来说,完全是安乐窝的级别。

    南小楠穿着一身睡衣,蜷缩在椅子上,手上捧着的是一杯刚刚冲泡好的麦片——同时看着看着笔记本电脑。

    再次感叹着这个子世界科技便利的同时,南小楠不禁又开始嘀咕起来。

    她写上去的调职申请并没有批下来,那位无为而治,平安即好的局长用了多种的理由驳回了南小楠的申请——如果不是力量恢复程度强差人意,南小楠在这危险的子世界又不敢轻易动用的话,这点儿小问题当然当场就可以解决。

    可她又实在是不乐意继续留在这个地方,因为这两日偶尔从小宝的口中打听到,那个被世界意志加护的女人,是会经常往局子里面乱跑的主。

    所以在南小楠再三的坚持,甚至不惜辞职的反抗之下,刘局长也没有办法,只好苦着脸给出了一个期限:至少等这次碎尸案破案之后,才考虑调职的事情。

    对于目前阶段的南小楠来说,这个法医的身份还很有用处……她这次本体探索世界,只是分裂了一丝的意志降临这个子世界,开局还算勉勉强强,不至于是无根浮萍。

    既然如此,那就尽快让这件案子结了,然后自己可以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吧——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就分明感觉到了那个不久之前离开的强大气息,又一次返回。

    算上那未知的的黑暗,世界意志加护的女人,还有这股强大的气息,这个城市内让南小楠无比忌惮的就有三方了……

    咕哝咕哝地把即冲麦片喝得精光,对于这个世界甜品似乎有些沦陷节奏的南小楠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便计划着今日要做的事情。

    想要尽快破案,单纯只是坐在法医课室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可以坚持的线索都检查得差不多了,也没有什么好的发现——所以她打算亲自去一趟凶案的现场。

    “现在恢复的力量只有0.012个单位……希望用不了多少吧。”

    她就像是一个无米的巧妇一样,即使空有一肚子的手段,也苦于力量单位的缺乏——这个世界的元素浓度虽然不错,并且有渐渐增加的趋势,可是在没能解析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前,她却无法如同在原本子世界般进行修炼……倒是可以通过吸收一些残余的能量来补充力量单位,但是那种会依附在尸体上残留力量的例子毕竟也是少数。

    偷渡者就是这样,虽然勉强弄得了留下来的权利,但各个方面都受到极大的限制……除非她能够真正获得这个子世界意志的彻底承认,那就无须对世界规则进行解析。

    打个比方,她现在好像没有绿卡的黑户,没有身份证明,即使能够住下来,但能够从事的工作却极为有限,并且没有丝毫的社会保障。

    想到就去做,浪费时间等于浪费生命,南小楠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抓住睡衣的底部,往上一掀,就开始更换出门的衣服。

    她正咬着袜子,准备提裤子的时候,煤气炉上正在烧水的水壶顿时开始直冒水蒸气,吓得南小楠连忙就想要冲过去,结果一个踉跄一头栽倒了在地上,磕中了额头,起了一个不小不大的包……

    “为什么我这么倒霉……”

    ……

    ……

    案情组今日人少了不少,因为一部分人手已经随马厚德赶往了X市。

    但人少了并不意味工作难办了……反而隐隐有了一丝突破的希望。

    一大早,周玉笙队长就精神抖擞起来,认真地研究着新得来的资料……女同僚正在用清脆的声音发言。

    “……按照周队的要求,我们取得了王亮与吴蓉所有的记录,主要集中在死亡前后的一个月时间。”

    资料已经复印下来,陈明明正看着自己手头上的复印件,也是认真地听着,只是手机这会儿响了一下,打破了沉静。

    就像是上课的时候,学生的手机响了,引来不少的视线般,陈明明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眼生,随后鼓捣了几下,接着吧手机直接调入了静音模式。

    女同僚的声音继续:“……根据吴蓉和王亮死亡时间的判断,我们发现,王亮的账户在死后没有任何的变动,但是吴蓉的账户在死亡时间,也就是去年的11月22号,到11月27号之间,还有过三次的转账记录,分别是五万六千,八万一千,六万三千……转账到的账户持有人是王亮。”

    女同僚的报告还没完,“……合计是二十万。而根据龙哥的口供,我们连夜找到了无王亮的另外几个债主,通过核实后正面,在去年11月22号到11月28号期间,王亮分别偿还了三笔欠款,分别是五万,七万,五万!而三次还款时间,都是在以上三笔转账记录的当天之后,没有超过六个小时。”

    女同僚报告完毕就坐了下来。

    周玉笙环视了众人一圈之后,正色道:“吴蓉在自己的账户转账之前就已经死亡了,而转账的受益人都是王亮……你们怎么看?”

    “这都是手机转账的记录,但吴蓉在这之前已经身死亡……说明有人,或者说是王亮笨人,在吴蓉已经死亡之后,用了吴蓉的手机给王亮转账。”一个同僚沉吟着说道。

    “其实已经很明显了,王亮很有可能是见财起义……大家也知道,王亮平日里周旋在不同的女人之间,就是为了贪图钱财。事实上根据调查,与王亮有关系的这些女人当中,都给过王亮钱,而这些钱都用来偿还了王亮在外边的赌债。这个吴蓉甚至不止一次借钱给王亮了……而在吴蓉离开之前,她甚至在王亮工作的酒吧大吵大闹过一次……”

    “假设王亮用了各种办法,哄得吴蓉和自己一起离开去了X市,然后等事情缓下来再向吴蓉借钱,而吴蓉不肯的情况下,王亮会不会暴起出手?”

    “你是说,他杀了吴蓉,然后拿走了她的手机,接下来开始密谋一系列的动作,装作吴蓉还在世的假象,然后开始动用吴蓉的遗产?”

    “假如这样,王亮为何也会死在自己的家中?总不能是吴蓉死后寻仇?而且别忘记了,吴蓉虽然判断的死亡时间是在11月18号到22号之间,可是她在11月25号却有通过火车站回来……这个回来的人是谁?”

    案情似乎又陷入了矛盾的地方。

    会议室内开始安静下来。

    周玉笙吧嗒了下嘴巴,随后看了一眼沉思不语的陈明明,便随意说道:“陈明明,你有什么看法?”

    陈明明抬起头来,面对着众人的目光,却不像是刚开始那般地有一种局促的感觉,他略一思索后道:“笔记本借我用一下。”

    他直接走到了那女同僚的面前,替代了她的位置,然后开始鼓捣着什么——投影仪上,众人也开始看到了陈明明在操作些什么。

    那是一款PS的操作软件。

    只见陈明明似乎是在想着什么般——他调出来了王亮的照片,开始对这张照片进行修改。

    不多时候,照片上王亮的样子,渐渐变成了一名女性,仔细一看,甚至能发现王亮更改之后的模样,与吴蓉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众人不知道陈明明为何如此,周玉笙却心中一动,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王亮扮成了吴蓉的样子,坐上了火车?”

    陈明明点点头:“两个人是先后回来的,但是按照时间来说,王亮完全有时间在回来之后,又悄悄地返回一趟X市,然后扮成吴蓉的模样,再次回来。接着又在扮演吴蓉的样子离开,然后自己再次回来。”

    “证据呢?”周玉笙目光一亮,但并没有肯定。

    陈明明淡然道:“只是一种猜想……要证明这种猜想,倒也是可以证明。本市去往X市,不通过正常途径的话,只能选择无牌无照的私车生意。王亮既然有心要抹掉正常的痕迹,也只会选择这样的黑车……但是从这里去往X市路途很远,估计即使有做这种生意的黑车司机,也不会很多,要查的话,应该很容易能够找到。”

    说着,陈明明又看了一眼身边让座的女同僚,“再来就是……化妆能做到这种变装的程度吗?我不是很熟悉这方面。”

    女同僚仔细地想了想之后道:“按照王亮和吴蓉的体形看来,是有这种可能的。身份证不可能标记个人的身高,而且火车站人流量很大,安检的过程只是一瞬间,如果有心的话,完全可以做到!”

    “果然是亚洲三大邪术啊……”再旁边的同僚感叹了一声。

    周玉笙还是仔细了一些,直接问道:“明明,你是怎么想到乔装的?”

    陈明明想了会儿道:“不知道,就是突然灵光一闪,想到这些……你要问依据的话,我也回答不了你。”

    “破案有些时候需要的就是灵感。”周玉笙点了点头,“这个假设不错……反正我们现在又进入了新的谜题,不放跟着这个思路来走……现在马上派人去找找经营X市与本市黑车生意的司机,打听一下,王亮到底有没有出现过!”

    “是!”

    众人很快离座干活。

    陈明明吁了口气,把面前的笔记本合上,随后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周玉笙走了过来,关心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累而已。”陈明明摇了摇头。

    “一大早就累?”周玉笙疑惑道:“是昨晚没睡好吗?”

    “可能是春困吧。”陈明明微微一笑,“我也查一下黑车的司机吧。”

    周玉笙点了点头,“坐我的车吧。”

    说实在的,周玉笙很享受这种上阵父子兵的感觉……陈明明也并不抗拒,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

    ……

    擎着一柄黑伞,南小楠再一次来到了王亮的凶案现场。

    这地方她之前来过一次,再来自然不会找不着路——只是上次身边几乎都是警察,她自然也不会做出什么反常的事情,再说当时她没有打算把自己宝贵的力量单位,用在调查这种凶杀案上。

    可这次为了能够尽快调职,她不得不去做了。

    可让南小楠万万没有想到的时候,这会儿听到了一道宛如噩梦般的声音……

    “咦,这不是南法医吗!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出现在南小楠眼前的,赫然是那位拥有整个世界意志加护的女人!

    只见任紫玲此时也是拿着雨伞,手上还拿着一杯豆浆,肩挂着女士手袋,眉飞色舞,快步走来。

    南小楠脸色微变。

    什么情况……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说网 м.③③χs.có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