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一百零八章 信念支撑者无畏
纯文字㈢㈢小说网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宁静的夜,静得出奇。

    这种死气沉沉的态势已经不是第一次笼罩在亚特兰蒂斯遗族的头顶之上,想来很多人都早已是习以为常,不过今晚的这份安静却是让芊柔的内心感到格外地压抑。

    此时的她只感觉刺骨的寒风从四面八方通过帐篷的缝隙处涌了进来,袭在身上发出钻心的疼痛,而这种并非具体变现在其身体上的疼痛导致芊柔处于一种非常暴躁且疲乏无力的状态之中。

    现实中的芊柔也的确对任何事情都感到无力。

    当作业晚间吉姆闯入自己的内帐并告诉自己李尔德消失不见的时候,巨大的无力感便席卷在她的身上。

    虽然之后芊柔立刻表现出了其强硬的态度,但是那也只是她自己独特的“色厉内荏”的表现了,其只有显露出强硬才能让某些人忌惮自己,让他们不要太过轻举妄动。但即便如此,自己的强硬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整整一天的时间都毫无李尔德的行踪动向,派出去的队伍回归了一个又一个,但所汇报出的内容却都是相同的,这让芊柔感到莫名地失望,看着那一张张无法给她带来惊喜的脸庞,芊柔只在想,这些人真的是毫无发现吗?还是他们都在向自己隐瞒着什么?

    对此芊柔无法追问,甚至说不敢追问。

    一切,只能是顺其自然了。

    与此同时,芊柔又想起了之前有人向自己汇报的,昨夜的山林间有十分激烈的枪声传来,从那估计的时间来看其发生在李尔德失踪之后,二者间的时间点非常楔合...

    念及此处,芊柔的心登时一揪,无法形容的痛苦感占据了她整个心房。

    李尔德是否真的就处身于那场混乱之中?那么他现在如何了呢?会不会...

    接下去的事情芊柔不敢再想。

    沉默良久后,芊柔张口唤了一声,很快白衣少女艾比盖便走了进来。

    芊柔想了想道:“吉姆可曾回来了?”艾比盖现在对于吉姆这一化名早已熟悉,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太阳落山前他就回来了。”

    芊柔眉头一动道:“就他一个人?”

    艾比盖点了点头,芊柔闻言眉头更皱紧了几分。

    “他也没有找到李尔德?”

    艾比盖摇了摇头,随后继续道:“他好像一副十分疲倦的样子,回到帐篷中长睡不起,好像直到现在都没有吃晚饭。”

    芊柔点了点头,随后道:“你一直在观察着他?”

    艾比盖这一次点了点头。

    对此芊柔笑了笑,只是这抹笑容中既没有喜悦也没有不满。

    “你办事,我放心。”最终芊柔只说出了短短的一句话。

    艾比盖看着芊柔,对于芊柔所言她并不能理解深层次的含义,也无法从中感受到芊柔对于自己是信任还是戒备,其只有恭敬地点了点头,随后很是知趣地退了出去。

    待艾比盖离开内帐后,芊柔用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良久其嘴角处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回来了吗?”

    ...

    当芊柔走出自己所处大帐的时候,凛冽的寒风扑面而来,这一次却并没有让她赶到寒冷。

    艾比盖手拿一件白色的厚绒大氅快走几步来到芊柔身后将其搭在芊柔的身上。

    芊柔轻笑道:“白日中下了一场雨,我本以为天气要变暖了,不想反而却更凉了许多。从明天其你派人将防寒药物适当加入食物中,让大家不要被恶劣天气影响了身子,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艾比盖点了点头。

    随后芊柔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在我身边陪了一整天了说,好好去休息吧。”

    艾比盖闻言一愣,随后道:“可是,祭祀您...”

    “我有些睡不着,很想一个人安静地走走。”

    艾比盖道:“可是时间依旧不早了,您一个人...”

    芊柔笑道:“怎么?你还担心我在自己的部族营地中会受到袭击吗?笑话,除非再有什么飞机大炮一口气开来,否则我是不会有任何意外的,而如果真的要到了那个时候想来即便是这帐篷也无法保住我的命。”

    艾比盖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芊柔直接挥手命令道:“回去吧。”

    见状艾比盖只有俯身退了回去,眼看着一身白衣大氅的芊柔逐渐融于黑暗之中。

    事实上芊柔并没有撒谎,其现在的确是难以入睡,很像如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上一走,在行走中想一些有关于自身的事情。

    但同样的,芊柔也的确有着自己另外一项目的。

    在其有意无意地漫步中,她逐渐走向了先前皮姆所住先又成了李尔德所属的帐篷。

    那顶帐篷所在位置距离芊柔的大帐并不算很远,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人耳目,还是真的说这一切都是芊柔的无意为之,其花费了一段时间才来到了那帐篷前,而且其也并未在第一时间走入帐篷,而是转身前往了其不远处另外一顶帐篷。

    径直推开帐门走了进去,帐篷中的人都为此吓了一跳,当见来人正是祭祀大人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芊柔挥了挥手让账内的人重新做好,自己则依旧站在门口处细细打量着所有人。

    不大的帐篷中足有六个人,且全部都是身强力壮的亚特兰蒂斯遗族战士,所有人的精神都十分饱满,显然绝不是在睡觉休息。

    “这一晚上情况如何?”芊柔轻描淡写地说道。

    帐内六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很快明白祭祀大人此番深夜到来是为了探查。

    其中一人道:“启禀祭祀大人,一切都很正常。”

    芊柔轻声道:“一直睡到现在?”

    回答之人同样再点了点头。

    芊柔轻笑一声,没人能够看出这笑声背后所含有的感情。

    “给我拿一盏灯。”芊柔忽然开口道。

    其中一人闻言急忙取了一盏较为崭新的灯盏,将其点然后恭恭敬敬地递给芊柔。

    芊柔接过灯后对其他人道:“我进去看看,记住,没有我的允许所有人不可擅入,听明白了吗?”

    账内的几名战士都用力地点着头,随后芊柔转身走出帐外。

    在前往李尔德的那顶帐篷的的短短路途间,夜风不断呼啸而来,芊柔手中灯盏的灯光随着疾风的吹拂而不断摇曳着,但忽明忽暗大有被吹灭的势头,不过最终其也未被夜风吹灭,芊柔持灯走到大帐前,推门走了进去。

    当门关上之后,摇曳的灯光瞬时稳定下来,很快其散发出一道稳定且更加明亮的光芒。

    灯光突破了帐内的黑暗,让漆黑的账内瞬时明亮起来,不过灯盏的亮度毕竟有限,以至于帐内还有一大部分处于黑暗之中,其中就包括吉姆所所处之地。

    芊柔并未试图用自己的光明去照亮整个帐篷,其也不想用自己灯光去照亮黑暗中的那张脸庞,以为无论看到与看不到他,芊柔的脑海中都能相处那张脸庞的神态形状。

    “你回来了。”

    芊柔轻声说道,语气中不愠不怒,不欢不喜。

    “嗯。”

    黑暗中传来了简短的回答之声。

    芊柔同样轻轻一笑道:“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黑暗中传来平淡的声音。

    “恭喜你并没有死。”

    黑暗中人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随后其低声道:“你想让我死吗?”

    芊柔歪了歪头道:“你说呢?”

    黑暗中人道:“这是我问你的问题。”

    芊柔道:“无论我有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你都做出了你的选择,不是吗?”

    黑暗中人再度沉默了片刻,随后道:“但我还是想从你的口中听到答案。”

    芊柔道:“答案很重要吗?”

    黑暗中人道:“有的时候不重要,不过现在它很重要。”

    芊柔道:“但这仅仅是我的答案。”

    “足够了。”黑暗中人断然道。

    “不,我不想让你死。”沉吟片刻后,芊柔终于给出了她的答案。

    待其说完后,黑暗中人沉默片刻,随后轻声道:“谢谢。”

    芊柔轻叹了一声,她想说些什么,不过话到嘴边的时候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这时,黑暗之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有一个人从黑暗中站起,随后向着芊柔手持的光明处走来,芊柔就那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那个不断向自己走来的人,心中五味杂陈。

    终于,黑暗中人有黑暗走入光明之中,那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了光明中,出现在了芊柔的视线内。

    此人并非吉姆,而是李尔德。

    就这样,芊柔看着李尔德,同样李尔德也看着芊柔,二人相互对视着,一言不发,平静的眼神中都好似存在着复杂的神情,不过最终还是尽数化为一抹笑。

    “坐吧。”李尔德很有主人翁精神一般招呼着芊柔,仿佛忘记了他才是那个不属于这里的人。

    芊柔随后将灯盏放置在地上,随后二人在相近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真没有想到你真的来了。”看着昏暗灯光照耀下芊柔那张俊美的脸庞,李尔德缓缓说道。

    “很意外?”芊柔问道,李尔德点了点头。

    芊柔道:“更加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你,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是回来了。”

    李尔德歪了歪头道:“怎么?我不应该回来吗?”

    芊柔道:“这一次,你丧失了最好的机会。”

    李尔德笑道:“我可没这么想过。”

    芊柔不想在就这一话题上与李尔德来回拌嘴,其单刀直入,直奔主题地对李尔德道:“吉姆找到了你?”李尔德点了点头。

    “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刺杀。”

    随着李尔德的回答,二人陷入了较长时间的沉默中,这份沉默不知持续了多久,最终芊柔点了点头道:“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显然芊柔的回答已经表明这件事在芊柔的内心中早有预料。

    李尔德笑了笑,他知道芊柔是个聪明的女人,这种事情绝对不会让她有所吃惊。

    于是李尔德对芊柔道:“既然你猜测出有人会对我进行刺杀,那么你知不知道凶手会是谁呢?”

    芊柔闻言,神情当即变得难看起来。

    李尔德挑了挑眉道:“怎么?是猜出不出还是不敢猜?”

    芊柔闻言轻叹了一口气,随后道:“你说吧,我能够承受的住。”

    李尔德道:“真的吗?可是我要说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名字。”

    芊柔点了点头。

    于是李尔德缓缓地说出了那三个名字,当李尔德逐字地说出那三个名字之时,芊柔的脸色不断变化着,而当李尔德彻底说完那三个人的名字后,芊柔的脸色竟出奇地恢复了平静。

    “如何?”李尔德说道。

    芊柔点了点头道:“还好,算是能够承受得住。”

    李尔德道:“虽然你棋局对弈上心态很差,不过这个时候忍耐力却是出奇的好。”

    芊柔道:“人生和棋局不一样,没有悔棋、赖子或者重来的机会。”随后芊柔淡然道:“现在你具体说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尔德略一沉吟下,便将昨晚自己与芊柔分离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对芊柔讲了一遍,李尔德的语速很平静,事件内容也并未添油加醋地说什么了,只是完全地陈述着事实。

    芊柔的神态也很平静,便如同在看一本充斥着俗世套路的小说一般。

    不过二人的平静之下所隐藏的绝非是丝毫的轻视,而是无比巨大的波澜。

    最终李尔德叙述完了所有的一切,随后其安静下来,等待着芊柔的回答。

    沉默片刻后,芊柔开口道:“我很想见见那个叫爱德华的人。”

    李尔德笑道:“现在的他可不会见你,或者说有些不敢见你。”

    芊柔挑了挑眉道:“怎么?怕我杀他灭口?”

    李尔德道:“也许吧,虽然他很勇猛善战,不过他也是一个十分胆小的人。”

    芊柔点了点头喃喃道:“胆小好啊,有的时候只有胆子小的人才能活的更加长久。”说罢其看向李尔德道:“你以及皮姆先生都不算是胆小的人。”

    李尔德道:“我父亲与我都很怕死,但我们的心中还存在着一点比生命更为重要的事情,便是信念。有信念做支撑,无所畏惧。”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说网 м.③③χs.có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