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惊天盗墓团 > 第741章 捉鸡
    一边说着,我俩穿过半个镇子,来到老六家门前。前门房里漆黑一片,大门上吊着一把大锁头,往院子里面看,也不见有任何灯光。

    “跑了?”我心中万分郁闷。

    “不能啊!他家连马车都没有,想出去只能坐车,可他应该赶不上车啊!”

    “我走的时候是早晨九点多,应该能有车吧?我他大爷的,估计这小子用的是我给他的钱当车费。”

    “关键他往哪走啊?出了这个镇子,他估计连话都不会说。”

    我俩正说着,隔壁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浪叫。我忽然想起白天那个大姐,心中泛起一丝希望。

    我拉着柱子,朝大姐家墙头靠近。

    “哥,你要干啥?”

    “没听见有女人的叫声么?”

    “我滴哥呀!都啥时候了,你还有这闲心!”

    “不是,”来到院子前面,里面的声音此起彼伏,我一边听着一边讲,“这大姐跟老六关系肯定不一般,要不然不能合起伙儿来害我。如果老六走不了或者没地方去,而又知道我可能回来找他要东西的情况下,第一选择肯定是藏在这女的家。”

    “能吗?这么近也叫躲起来?”

    “这叫灯下黑。要不是有这声音,我肯定主观认为大姐也跟着跑了。”

    “现在咋办?”

    “捉奸在床。”我道。

    “那赶紧着吧,听这浪劲儿,一会儿完事了。”柱子说着一步跃上墙头,轻巧翻进院子。

    我跟在后面,落在他身边,“你他大爷的懂得还真多。”

    柱子朝我一笑,我俩一起朝窗户靠近。从声音来判断,这大姐应该是职业干这个的,那声音要多销魂有多销魂,期间还夹着老六粗重的喘息,估计技术也是不错。

    来到窗下,柱子脸色忽然变了,“哎呀,哥,咱俩没钥匙,怎么进去啊?”

    “你这就没经验了,”我道,“咱俩分头行动,你绕到后面,等会儿我狠劲敲窗户,老六第一反应肯定是跳后窗户逃跑,到时候你把他按住,后面的事儿就咱俩说了算了。”

    柱子听得一愣一愣的,竖起大拇指,一直没放下。

    我道:“去吧,小心着点儿,到时候他肯定没穿衣服,你把他按雪地里他就服了。”

    “哎?哥,万一他俩都跑,我抓哪个呀?”

    “不可能,你见过哪个女的光着身子往外面跑的,这事儿都是男的跑。”

    “哥,你家嫂子是不是出过轨啊?你咋这么有经验?”

    “滚滚滚滚滚。”

    柱子一声不响地从房子一侧消失。我估摸着时间,再听屋子里的动静,在俩人即将高氵朝之际,突然站起来,用手狠狠锤几下窗户。

    屋子里传来一男一女两种声音的惊叫,女的叫,“来人了,快跑,快跑!”男的喊,“我裤子呢,裤子呢?”而后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后窗“砰”的一声被撞开,我听见柱子骂了一声“我草你妈的”,而后整个院子都安静了。

    没多久,柱子提着一丝不*挂抖,抱着衣服,抖如筛糠的老六回到前面。

    我笑着走上前,道:“开门吧,大哥,咱俩好像有挺多事儿得好好唠唠。今儿这顿还我请。”

    老六惊恐地看着我,就像看了鬼似的。随后,他清醒过来,在床边说:“开门吧,小芳,我那房客回来了。”

    “我不开,丢人。”大姐的声音在屋里传来。

    “别你吗的跟我整事儿,再不开门把你家爷们儿冻死了!”老六吼道。

    “你不是我家爷们儿!你是个臭流氓。”大姐继续说。

    “别废话了,你不开门,我们就费点劲,走窗户,到时候动静更大,左邻右舍都知道你们俩这点破事儿了。”

    一阵沉默过后,房门从里面被推开。大姐披着一片花布薄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柱子提着老六闯进去,我跟在后面,把房门锁好。

    大姐不停抹眼泪,扭扭捏捏地跟我们后面进屋。

    我关上被撞开的窗户,吩咐大姐,“你找根蜡点上。”

    “我们家有灯。”

    “你是不是傻?打灯不被别人看着了么!”

    “我不怕!反正我是被强迫的,我家爷们儿不在,剩下我这个连拎一桶水都费劲的娘们儿能有什么办法?”

    “放你妈的屁!要不是你天天跟门口聊骚,今个儿跟我借这个,明个儿跟我借那个,穿的那玩意儿恨不得把你那几个玩意儿都露出来,我能过来找你么!”

    “我——”大姐气得伸手要打,脱手间,衣服散开,黑暗中露出露出丰满的胸脯和松懈的肚皮。

    柱子当时眼睛就直了。我皱眉道:“你给我找一件儿立正儿的衣服穿上,再找根蜡点上,今儿我来不是捉*奸来了。老六你也把衣服穿上,咱越早唠明白,我俩就越早走。”

    大姐抹抹眼泪,拉开抽屉,摸出一根蜡烛,点燃后立在炕沿上。然后她又打开柜,拿出一件套头外套,背对着我们,脱掉那件花布薄衫,把外套套在身上。

    看着她这个大方劲儿,我倒是相信老六刚才说的是真的。

    这会儿,老六也穿好衣服裤子,坐在炕沿上,点着一支旱烟,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我一摸兜,发现自己的烟抽没了,就问老六要一根。

    柱子一把抢过他的烟口袋,抽出一支卷好的,给我点上。

    我抬头看看他,低声提醒道:“柱子,你丫流鼻血了。”

    柱子把目光从大姐的胸口收回来,抿了抿鼻子,弄得满手都是血。

    大姐忽然大笑一声,朝柱子招手,“过来,老弟,大姐帮你擦擦。”

    柱子笑嘻嘻地朝她走去,我在后面狠狠给他一脚。他捂着屁股跳到大姐面前,扳起一个凳子,放到我身后,“哥,我去给你取个凳子。”

    我坐下,拿出一副庭审的架势,扫视两人,开口道:“你们俩合谋害我的事儿我可以不追究,在外面混,想害我的人不少,比你们专业的大有人在,但是,你们拿我的东西,必须要给我交出来!”

    “啊!”大姐突然大叫,“老六你个混犊子,你他么偷人就算了,你还想图财害命,我真是看错了你了!从现在开始,咱俩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他么别想把这事儿撇干净。”老六瞪大姐一眼,“我这辈子就他么这命!出事儿都出在女人身上,我招,两个小老弟,你们想知道啥,都问我。我肯定说实话,最后你们定这事是谁的主意。”

    “哎呦!你个老王八犊子,你要开始血口喷人了啊!”大姐“噌”地站起来,指着老六的鼻子大骂,过程中胸口波涛汹涌,柱子鼻子里又涌出一股血。

    “我贱命一条,大不了就回去再住几年。”老六吐出一长串浓烟,抬起头,平静地看着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