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影侯 > 第0932章 烧火烧的更旺了
首发、域名、请记住_③③^小_说_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人都是只能看到眼前的而看不到身后的事情,所以当他们专注的时候,就会发现处处都是漏洞。

    所以他一直还想再争取一些,至少要把很多的事情不要做的那么过分,为自己的儿子留一条后路。

    虽说现在对付孔家,不一定会引起天下所有读书人的反对。

    可是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人会维护孔家的,到那个时候方中愈依旧是处处树敌。

    那可就不好了。

    可是既然现在这件事情都要做了。

    也就意味着甚至是陛下和朝中的诸位大臣都已经有了相似的共识。

    这些事情之前没有跟他们这些品级不太高的官员商量,是因为还没有到那一步,不需要公开的透明化的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方孝孺也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把之前方中愈好不容易改变过来的锦衣卫形象完全覆灭掉,毕竟人言可畏。

    维持这个好形象这么多年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付出了无数的努力,才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就是因为一件事而回来的话,那真的是得不偿失。

    “父亲,其实您真的太过担心了。

    如今以您为首的南方士人可以说是,都已经能够接受新政。

    北方的学子们大多也能够接受,而那些跟着孔家受着孔家煽动,对朝廷指指点点的那些人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真材实料的,要不然他们早就会被各大学院录取了。

    儿子自认为在对待人才这上面没有太多的偏差,甚至是只要他们真的有正在学校,儿子一直都支持他们去往各地学院学习。

    这一点可以说全国的读书人都知道。

    做人得讲良心,如果他们在儿子的支持下学到了不少东西。

    甚至能够接触到如今各个部门学堂里的高级知识,那么他们还能做出这样的事的话,只能说他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儿子自认为在人性方面没有做得这么差,所以还是认为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垃圾。

    对于这样的人,孩儿认为不需要太多的仁慈。

    有些人特别的努力,有些人特别希望大明朝廷变得更好,那么这样的人就该得到重用,

    而那些一直唱反调的人,自然只要他们不给朝廷添乱,活着无非就是浪费点粮食罢了。

    孩儿觉得这些粮食自己还是出的起的,所以啊,对于他们孩儿不想给予太多的机会。”

    方中愈的言辞也颇为严肃,甚至他对于方孝孺也直言不讳。

    他必须要严肃这样才能让父亲重视起来,不再把自己的心思放在同情那些孔家人和依附于孔家的学子身上。

    如果是在之前形势还不明朗的时候,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不去明摆着站队或者是支持的话,方中愈还觉得情有所缘。

    可是后来平叛战争已经结束,朝廷正在努力的维护自己的形象,后来又开展了一系列能够促进整个大明朝廷发展的政策,那么就需要更多的人支持了。

    但是这个时候孔家的人做了什么了,他们仗着朝廷给予的特权,让这两方都不敢对他们过多苛责,所以不断的侵占良田,甚至是放纵家奴,对那些老百姓穷追猛打。

    造成了不少的百姓流离失所,甚至是还有不少人饿死。

    之前锦衣卫调查了不少的罪证,甚至是孔家那些人在老家做的那些事儿有多么的严重,他都清楚,甚至是朝中的大臣们也都知道。

    可是他们一直都选择了隐忍不发,甚至在这个没有做太多的步伐,当然一些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方中愈说方孝孺的脸色就变了,虽然他有一些难受,可是这个时候。

    他却没有办法去反驳方中愈。

    大明有多少的年轻人成长起来,可以说这5年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受过方中愈的恩惠。

    全国各地的学堂方中愈,基本上都在里面参与过,甚至是各地的学院,图书馆方家哪一项没有投钱?

    各地的蒙学他们的教材所用的纸张,甚至是笔墨纸砚,只要是与读书有关的东西,方家基本上都给予了无偿的投资。

    甚至可以说方中愈所获得的那些分红基本上也全部都花在这上面了。

    这一点都是对外公布的,所以老百姓都认为方中愈真的做的挺好了,这也是为什么方中愈可以受到这么大的支持。

    皇帝也可以这样做,但是他不能用皇帝的名义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他做的太过普遍,反而让别人不懂得珍惜。

    所以如今这种状态恰恰是最好的。

    不过对于这样的宣传确实没有放松过,皇帝做的好事全部都会广而告之,让更多的百姓在这上面感觉到皇帝所带来的好处。

    这一点朝中的官员其实多少还是有些想法的,他们不太希望把皇帝的作用放大,可是又没有办法去反驳,如果你真的想反驳的话,有本事你拿出来这么多钱啊。

    既然没本事那就把嘴闭上,这是很多人在指责皇帝的时候,其他官员反驳的。

    正是因为如此,方孝孺才没有办法反驳自己的儿子,因为方孝孺清楚的知道儿子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又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把事情办到如今这个地步。

    对于前来投奔的那些年轻人,只要是有能力的,方中愈又经过一番考核之后,都会推荐到相似的学校或者是部门去学习。

    只要他们能够通过,以后的考核,基本上也能找到事儿做。

    可以说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方中愈也从来没有如此努力的去做一件事情,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帮助他们做好这些东西。

    也就是说方中愈从来没有亏待过一个人,只要那些人真的有本事,各个方面都行。

    很多跟下面的人有方方面面的联系,只要他们不违法乱纪,方中愈基本上都给予支持,手下的人推荐过来的人考核之后也会送到各地去锻炼。

    也就是说,现如今大明各地的官衙之中,有很多都是方中愈所推荐的人,或者说受过方中愈的恩惠。

    方中愈,方家名下的产业,还有锦衣卫内部,合适的人才总是在做着挑选,方中愈自认为,对他们不薄。

    那些人如果还是这样的话,只能说明他们真的没有良心。

    所以方孝孺有一些矛盾了,以他自己的思想水平,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有这样的苦恼。

    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应该这样。

    自己的儿子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整个帝国的进步他也看在眼里,可是他就觉得自己过不了心中的那个坎。

    就算自己现在不断的告诉自己的内心,儿子做的是对的,可总有另一个声音跳出来,就算是对的,也不该这样做。

    所以它是非常的矛盾。

    “孔家那边真的无法挽回了?”

    方孝孺还是想为他们争取一些,毕竟事情还真的没有到那个地步,他们也不是不死不休的。

    虽然说文化之争一直都有这,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孔家至圣先师的地位不会被灭掉,衍圣公的爵位一直都是存在的。

    这一点是所有读书人的精神支柱。

    虽然如今这个精神支柱慢慢的在被取代,可是大家也只是壮大了如家升华的儒家,而不是和之前一样只保留那些糟粕。

    “父亲,因循守旧已经不是现在的风格了。

    您自己也是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理论的。

    他们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大的作用了。

    时代是在变化的,我必须要为更多的人指一条路,至少不能按照现在这样发展。

    这个时间,朝阳所散发出来的光辉是照耀万民的,而不是照样一部分人。

    既然大家都能享受这个待遇,那么他就不是一家之私产。

    所以孩儿一定会推动这件事情的发展,不会放过那些人。”

    方中愈有他自己的想法,父亲到这个时候选择支持,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可以说这件事情真的做了之后恐怕会万夫所指,就看自己怎么操作了。

    对于方中愈来讲,他早就想做了,一直磨磨蹭蹭拖了这么多年,只是因为他腾不出手来。

    现在既然已经能够去做这件事情,他自然还是要多做一些的,对于整个帝国来讲,也需要有这样的功绩去把更多的事情做好。

    有些政治遗产是可以接收的,对于他们这些男人说,现在把这些事情做下去可能会受到阻拦,但可能也会得到支持,就看自己怎样操作。

    方中愈相信这件事情能够很好的解决,因为他能够用更好的方式把这些事儿完全的压下去。

    至圣先师没有任何错误,或者说现在大家如此的尊崇他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对于孔家那是另外一种态度,因为孔家是孔家,圣人是圣人。

    “你,真的想好了?”

    方孝孺听他这样说,也就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

    方中愈一定会动手的,甚至是也许很快就会有一场大的风暴来临。

    他不想自己的儿子出什么事情,甚至可以说在整件事情上他也不想表态。

    可现在就算他不做,别人也会把这件事情跟他联系起来的,毕竟父子之情完全是抛不开的。

    “父亲,大明帝国走到如今这一步非常的不容易,方家能够到如今这种地步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既然咱们大家都不容易,为什么要把拦路虎还留在那里呢?

    帝国需要有更大的改变,甚至要让帝国长久的存留下去,有些想法是必须改变的。

    而孔家就是挡在在这条大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有些事情还是不做,自然也会有更多的人来做的。

    既然如今孩儿已经有了这个想法,甚至是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就做下去。

    只要能够往前冲,就算是粉身碎骨又有什么关系。

    孩儿坚信多年以后,大明的读书人会感谢孩儿,甚至是感谢父亲。”

    总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做,总有一些人就是靶子,他们需要用自己的事情来承担更多责任和义务。

    朝廷现在有这么样的发展,方中愈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当然还有更多的年轻人,有的年轻人学得更快,所以成长得更快。

    他们相信方中愈在这件事情上没有骗过他们,自然在更多的事情上也会选择支持他。

    皇帝有皇帝的打算,而这件事情最终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谁也不清楚。

    可是方中愈知道,这件事情既然他选择做了,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完美的做下去,给大家一个都能接受的理由,所以他一定要坚持下去。

    “既然如此,为父也不阻止你。

    可是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明白,有些根基是不能动的。

    你可以调整这颗大树的方向,但是想要把它锯倒。

    还要花费更大的精力。

    甚至可以说,如果把它锯倒了,想要再培养这样一株大树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恐怕比如今的你还要付出的更多,到那个时候,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方孝孺知道大势所趋,不能阻挡,可并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愿意同意方中愈这样的做法。

    也就是说方中愈依然在挑战更多人的耐性,而这些人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方中愈,甚至是对方中愈采取围追堵截。

    “孩儿知道了,谢过父亲。”

    方中愈感受到了压力,如果是在之前,他肯定会一如既往毫无顾忌的去做。

    只是父亲这样说,也就意味着父亲已经考虑到了,完全否定,肯定是做不到的。

    甚至可以说这张大树是他们如今统治的基础,完全聚到何时才能培养一株更大的树。

    既然做不到那就不要那么激进,所以这些人根本就不能那样做,也就是说在这种状况下,朝廷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只是方中愈能够受到其他人的掣肘吗?

    既然有些事情说不清楚,又没有办法说服其他人,那么就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吧,至少在那个时候能够帮助自己成为更加伟大的人。

    方中愈认为,自己不可能影响到所有的人,所以他现在要把这把火烧下去,接下来就看其他的人了。

    “”

【㈢㈢】`小`说`网 м.3\3\x\s.c/óм手机阅读ろろ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