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恐怖复苏 > 第三百九十三章登机
  五天前,大昌市的某医院内,一位权威专家给杨间的身体做了检查。

  “你的身体情况很特殊,各项身体机能正在逐渐的衰减,某些身体区域甚至是出现了坏死的症状,如果是普通人这种情况应该已经躺进急救室了,可是你依然能保持非常健康的活动状态,这已经不能用什么人体奇迹来形容了,只能说你们这类人的特殊性。”

  “不过目前这种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若是继续保持这种病变趋势的话,身体早晚会彻底垮掉。”

  杨间听到这样的诊断并不觉得惊异,而是很平静道;“我这种情况大概能维持多久?”

  “不好说,少则三个月,多着半年,甚至是一年。”那专家无法给出具体的时间。

  “我知道了。”

  杨间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猜想,自己的身体在被侵蚀。

  因为死而复生的不够彻底,再加上身体里鬼的存在,这种普通人的血肉之躯无法支撑他这种状态长久的生存下去。

  不过驭鬼者的身体多少都有问题,就如冯全一样,身体几乎已经彻底坏死了,身体内全部都塞满了坟土......但他却依然活着,很诡异的生存在这世上。

  可杨间知道,自己身体里的鬼和冯全不一样。

  一旦自身的条件无法满足无头鬼影,那么那种更换身体的本能就会越来越强烈,直至影响自己的思维,甚至是再次厉鬼复苏。

  “以我手中的资源,根本就不足以支撑我更换一具鬼的身体,这个问题在大昌市解决不了。”

  杨间细数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鬼。

  除了鬼橱,人皮纸,鬼镜这类特殊的东西之外,他目前手中就只有鬼绳,一具骷髅,一袋子坟土,还有两个装有鬼的黄金箱子,那是从之前的尚通科技有限公司的总裁,保罗手中夺来的,虽然没有打开看,但肯定意义不大,他准备留着喂养鬼婴。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那具从王小强手中夺来的骷髅能解决我身体的情况么?”杨间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猜想。

  但认真推测了一下,他觉得不可以。

  那具骷髅虽然换上之后自身是不会死,但却阻止不了身体恶化的情况。

  “看来得尽快去大京市一趟,总部那边的资源最多,肯定可以解决我眼前这种情况的鬼。”杨间知道,想要解决自身目前的情况,就得驾驭第三只鬼。

  驾驭两只鬼的极限看来已经提前到来了。

  当然,如果他什么都不做,自己依然可以潇潇洒洒的活上个半年多,如果中途更换活人的身体,撑上个好几年应该都没有问题。

  但杨间不想这样做。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有些问题早晚是要面对的,而且苟延残喘活着,要是一不小心卷进了某件灵异事件当中,照样会死,只有解决了自身的问题,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饿死鬼身上那件从叶枫手中夺走的寿衣,似乎能将人的身体逐渐的转变成为鬼。”回忆了一下自己经历的一切灵异事件,杨间从脑海之中搜寻到了某样诡异的东西。

  是的,那件寿衣。

  当初叶枫穿在身上能抵挡一切厉鬼的袭击,但作为代价,身体会逐渐的转变成为鬼,等身体彻底转变完成的时候,穿着寿衣的人就会变成一只穿着寿衣的鬼。

  杨间想着如果自己穿上那件寿衣,身体逐渐变成鬼的话,这种自然恶化的情况肯定能好转。

  但构想是这样的,可实行起来难度有点大。

  饿死鬼已经被封存的,没有人敢动,就算是他也不敢动,所以寿衣的存在只能是一个备用的方案。

  但不管怎么样,这次杨间很有可能需要用到总部的资源,毕竟整个亚洲,从灵异事件开始到现在,所有被关押的鬼都在总部的手中。

  于是三天之后他安排了大昌市的事情之后就出发前往大京市了。

  除了必要的一些东西之外,杨间特殊的物品只带了两样,一是人皮纸,二是手中的鬼绳。

  前者可能用得到人皮纸那所为的未来情报,后者是杨间目前为止唯一能完全控制的鬼,是一件特殊的武器,某些时候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帮助。

  因为上次事件的影响,大昌市的机场并未开放,杨间只得去附近最近城市的机场,乘坐飞机。

  江艳和张丽琴想要送行,但被他拒绝了。

  “我是杨间,现在准备登机前往大京市。”杨间坐在休息区内,用卫星定位手机联系着自己的接线员。

  负责接线的是秦媚柔,那性感的御姐音对普通的男性而言简直就是欲罢不能。

  但杨间是特殊。

  “好的,我这边已经查到了你的登机信息,立刻会安排人员接机,还希望到了之后别乱走,配合这边的安排。”秦媚柔声音带着几分可疑的压制,生怕一不小心引起杨间的某种特殊兴趣,让她在电话里乱叫。

  “我妈的情况怎么样了?”杨间问道。

  秦媚柔道;“一直很好,你母亲一直在一家正规企业上班,事少,工资高,福利待遇好......放心,总部对你的家属一定会尽可能的照顾。”

  “那就好。”杨间道。

  他知道,自从自己接过了当初周正的活之后,赵建国就一直在关注自己,对于家属也是例行特例的照顾。

  所以杨间的母亲一开始就被调去了大京市工作。

  与其说是工作,倒不如说是保护,毕竟那里是最安全的一个城市,驻守在那里的驭鬼者也是最多的。

  而事实证明,这样的安排并没有错。

  无论是大昌市事件,中山市事件,甚至是附近一些地方出现的灵异来看,普通人性命很难得到保障。

  尽管灵异事件还算比较少,一个城市难得发生一两件,但杨间却不敢冒这个险。

  当初的自己还没有能力保护家人,所以他连生活在乡下的亲戚都没有联系,毕竟他不能保证把亲戚家人接到身边来就一定是一件好事,也许这会害了别人。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打开来看看。”通过安检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指着一个中年男性的行李箱道。

  “没,没什么,都是一些瓷器。”那中年男性立刻打开了行李箱。

  里面的确都是一些瓶瓶罐罐,盘子,碗之类的,不过不是新瓷器,看上去有些年月了,有点像是古董瓷器。

  安检人员指着一个黑色的陶瓷罐道:“这里面装着什么,打开看看。”

  “里面什么都没有。”中年男子打开了那个瓷罐。

  安检人员用手电筒照了一下,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又检查了一下其他东西,然后这才让他通过安检。

  就在这个中年男子刚刚通过安检的时候,后面突然警报声大作,附近的安检人员都被吓到,就连驻守在机场的武警也都立刻赶了过来。

  “别紧张,我是大昌市的负责人杨间,这是我的证件。”杨间有些无奈的从口袋里拿出证件的同时,将行李袋放在了旁边。

  还不等事情闹大,一位负责人就匆匆赶过来了,将警报取消。

  “是大昌市负责人杨间么?真是对不起,刚刚接到上面的通知,还请跟我从这边特殊通道登机,给你带来影响是我工作上的失误,还望谅解。”

  “没事。”杨间道:“例行公事而已,要打开看看么?”

  他指了指行李袋。

  “如果您能配合的话那最好不过了,这边请。”这位负责人心中却是无比的紧张。

  “不用这么麻烦,就在这里检查吧。”杨间示意了一下。

  负责人只好同意,他可是接到了上面的命令,这位杨间的接待规格特别高,而且明确指出了,他拥有携带任何武器的资格。

  一位女安检人员打开了杨间的行李袋。

  当即,这位女安检人员就睁大了眼睛,有些紧张的将一把金色的手枪放在了台面上。

  “靠,这么猛么?”

  附近一起登机的人远远见到这一幕顿时眼皮直跳。

  还不等附近人惊讶,那女安检员又拿出了两把手枪,还有一大盒子弹,甩棍,烟雾弹......最过分的是居然还拿出了一把狙击枪。

  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军火库。

  “这......”女安检员也怔住了。

  她安检这么多年最多的也就是查到什么菜刀之类的,哪像今天这样搜到一堆枪械。

  这要是换做是其他人,这么多武器在手中都够枪毙了。

  “这小子完蛋了。”远处的吃瓜群众不禁这样想到。

  可是负责人却是嘴角微微一抽,开口道;“登记一下,我带他登机。”

  “好,好的。”

  让其他人失望的是,杨间很快提着一堆武器通过了安检,前往了特殊通道。

  “这也行?他是什么人啊。”提前通过安检的那位中年男子不禁咂舌。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生猛的人,拿着一堆武器居然还能上飞机。

  “杨间,你拿那么多武器做什么?”还在路上,秦媚柔的声音就从卫星定位手机里响了起来。

  “没什么,有备无患,万一碰到什么事情也得有点防备,怎么,不允许么?”杨间道。

  秦媚柔说到;“手枪也就算了,毕竟你有配枪权利,但那狙击枪算什么?还有烟雾弹,你是要搞袭击么?要知道你可是要去的地方可是大京市,这些都不允许的,你这违规了。”

  她当然不能因为武器的是就把杨间当中扣下来,只能慢慢劝说。

  “一点武器就紧张成这样,我可比武器危险多了。”杨间平静道;“再说了我这个大昌市的负责人带点武器不也是很正常的么?”

  “我会给你做一份报告,不过就这一次,下次绝对不允许,而且千万别乱使用,出了事情要负责的。”秦媚柔有些无奈道。

  “当然,我又不是那种随便喜欢掏家伙的东西。”杨间道:“嗯?”

  说话的时候,他脚步一停,看向了从另外一个登机口登机的男子。

  “错觉么?”杨间目光微动,他刚才感觉到了皮肉下鬼眼微微蠕动。

  这是一种不安分的信号,一般来说要么是鬼眼复苏,要么就是附近有某种灵异,鬼眼受到了感应。

  “发生了什么事?”秦媚柔又问道。

  杨间道;“没事,看到一个中年胖子走路有点嚣张,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既然没事那我断开通讯了,有情况立刻联系。”秦媚柔道。

  不是出于灵异事件的话,没有必要二十四小时保持通讯状态。

  不过就在杨间刚刚登机没多久。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安检区又是警报声响起。

  一队真枪实弹的武警围了上来。

  “指甲剪,只是指甲剪而已。”一位男子拿起一个小巧的指甲剪急呼道。

  “带走。”

  “......”那男子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同时看向杨间离开的方向满眼都是幽怨。

  不过在机场的行李运输车上,之前那个中年男子的行李箱内,随着颠簸,里面一个不起眼的黑色瓦罐盖因为没有盖好打开了一条缝,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异常,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一股阴冷的气息逐渐从那漆黑的瓦罐之后溢散出来。

  运输车上的灯光嗤嗤的闪烁了起来,如电线接触不良短路一样。

  但这个细节并没有被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