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带着淘宝混古代 > 第407章 勋贵之门
  “听您这样说,还真是?”

  左弗笑了起来,道:“其实我倒也不在意他说我是男人婆。只是一点也不避嫌会引人闲话。”

  “这世上还有几个人敢说姑娘的闲话?”

  刘妈妈一脸不屑,“便是想说也只能憋肚子里。”

  左弗愣了愣,随即点头,“说的也是。”

  可不是嘛!

  如今她不敢说自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在这琼州她却也是第一人了,说是土皇帝也不为过。谁有什么想法,那也只能憋肚里,没见这些精明的官老爷们都不敢打听物资的来处吗?

  挥挥手道:“既然人家看得起我,我也不能亏待了人家,这些东西都端去,也让人吃个饱。”

  顿了顿又道:“对了,他嫌我那芡实酒没味,你们去给他弄点好酒来吧。”

  “这就对了!”

  刘妈大喜,道:“姑娘您过得够苦了,到了您这份上,大事不错,小节不拘才是正理!就得活得痛快些!老婆子年夜饭已经吃好了,这再下厨给您做几个您爱吃的小菜。”

  “不必啦!”

  左弗笑着道:“妈妈知道的,我就爱这暖锅子,菜够多了,其他不用准备了。今个儿过年,您还是跟大家松快松快去,别管我啦!”

  “嗳,都听您的。”

  回到屋里,桌上的菜居然没怎么动,左弗倒是有些纳闷,“沐年兄这是吃饱了?”

  “主家不在,客家哪有动手的道理?”

  张景瑄道:“我虽想吃,不过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丢的。”

  左弗笑了起来,“我不过是去厨房嘱咐他们再添点菜而已,哪里算不在?听说老哥哥饭量大,所以准备的时间长了些。”

  “我是挺能吃的。”

  张景瑄倒也直白,“打小就能吃,个儿也比其他兄弟大。”

  “能吃好啊。”

  左弗有些羡慕地道:“我就没您这么好胃口了。”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张景瑄没应话,脸却慢慢红了起来。(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正当左弗纳闷的时候,却听那人道:“嗯,你得多吃点,看着有点太瘦了。”

  左弗以前的身材算正好。可来了琼州后,因公务繁多,时常不能准时准点吃饭,往往忙了半晌,等再吃时就没了胃口。再加之,琼州的天气炎热,这来了几年,体重已下降到只有112了。

  1米75的个子,112斤,那已经是很瘦了。

  所以椿芽才整天担心,因为左弗真得太瘦了。椿芽经常怀疑,自家大姑娘现在还能不能拿起钢刀跟人拼杀。

  “唉,事一多,有时就没胃口。”

  左弗叹了口气,“琼州这里又热,也就这个季节与春日稍微舒爽点。其他时候,都是热得要命,吃不下。”

  “你该吃点酸的东西。”

  张景瑄拿起公用的筷子夹起一片肥牛卷涮了涮后,放到左弗跟前的碗里,“我看你这蘸料里没有放醋,你该加点醋,这样才开胃。”

  顿了顿又道:“年后有船去南京你跟我说声,我让我娘送些山楂酒过来。我娘喜欢用山楂酿酒,那酿出的酒可好了,你每天喝一点,胃口慢慢就会好的。”

  “国公夫人酿酒?”

  左弗笑着道:“这倒让人意外了。我以为你们老牌的国公夫人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我娘非勋贵之家的女儿。”

  张景瑄又烫了点鸭血,待鸭血熟了后,又放到左弗碗里,继续道:“我娘是继室。”

  左弗愣了下,随即垂眼道:“沐年兄,对不住,我不知道……”

  “呵,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张景瑄摇摇头道:“大娘出生高贵,是成国公家的嫡女。可她虽说是大夫人生的,却是命不好。打一出生就没了生母,在继母手里讨活,亲娘留下的东西都被贪光了。我爷爷看不过,便去替我父亲提亲。本以为这样能帮大娘,哪里晓得嫁到我家没几月便死了。”

  左弗手一抖,惊讶道:“怎么会?!是得了什么急症?”

  张景瑄摇摇头,“我家里有棵柿子树,大娘想亲手给我爹做柿子饼。亲手做,一丝一毫都不假他人之手,拿着梯子亲自爬上去摘柿子。哪里晓得,人就这么摔下来,就没了。”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左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哪有这么巧的事?

  “是梯子坏了?”

  张景瑄摇头,“我也不清楚,我是听我娘这么说的。但我娘也是从下人那听说的。而且也是嫁过来过了很久才知道大娘的死因。但当年情形如何却没人说得清了。只知大娘家里人来闹了一场,后面不知什么原因就作罢了。”

  张景瑄又将一个蛋饺放到左弗碗里,道:“所以后来爷爷做主,找了个四品官家的女儿给我爹当继室。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将地契,房契都带身上了吧?大娘当年是有陪嫁的,那两陪嫁都是我爹的枕边人,我一共才三个弟弟,四个妹妹,而其中两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就是大姨娘和二姨娘生的。”

  话说到这里已是很清楚了。凭着左弗的智商她已猜到了英国公府里是有多复杂了。

  陪嫁虽是奴婢,可那却是大夫人的陪嫁,还被开了脸当了妾;而张景瑄的娘却只是四品小官的女儿,又是后进门的,在这家里,自是要谨慎些。若是性子软些,被姨娘拿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张景瑄的娘一共生了三个孩子,而其他七个孩子中有五个出自原配小妾肚中,这两姨娘的其手段可不一般呐!

  再说,这大夫人死得也有点蹊跷,成国公家的态度更蹊跷,这豪门显户的黑暗勾当果然是多。

  想想便觉背后有点发凉。

  果然,自己在这时代不结婚就是对的。不然以自己今日的地位,准是低嫁不了的。嫁到这样的勋贵之家,还不得把人逼疯了?

  “你如今已继承爵位,倒也不用太怕他们了。”

  左弗安慰道:“你娘有你撑腰,也没必要怕他们。”

  “怕是不怕的。”

  张景瑄将一大盘羊肉卷倒入暖锅中,三下两下弄熟后,便用漏勺捞起来,分了一半给左弗,道:“就是这几个不争气的总惹事,看着烦心。不说这些了,云舒老妹,你吃啊,怎么不吃呢?你真太瘦了,你多吃点,等喂肥了,我们就可以过过手了……”

  m.cdzd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