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 433:离开荔城
  闲着无聊,裴叶拿起顾央给的“启蒙书籍”。

  试图无师自通认识一两个字,结果看得一头雾水。

  上面的每个字都认识她,但她不认识它们。

  无奈只能去找秦绍二人请教。

  刚过去便看到侍女将他们的东西收进两只同样朴拙的箱匣。

  “收拾东西呢?”

  她随口问了一句。

  “顾先生想趁着闫火罗还未正式攻打荔城,先将我们送出去……战火烧到这里,届时想走也难。”脸颊还带着婴儿肥的秦绍情绪低落,飞扬的眉梢都没了神采,“但我不想就这么逃了……”

  裴叶听得一怔。

  她这才明白侍女将东西收进箱匣不是打扫卫生而是打包行李。

  “这怎么能算逃?”

  秦绍嘀咕道:“看着荔城百姓陷入战火,我却在那之前离开……这还不算逃啊?”

  少年人的热血和自尊心让他无法接受这个选择。

  “难道你想效仿那些忠义之士,陪荔城共存亡?”不待秦绍张口回答,裴叶笑着斜了一眼天真的少年郎,“但你留下来能做什么?手不能提、肩不能抗,论智谋不如顾先生,论杀敌能力也不如凤家军的百夫长。留下来只会让顾先生分心,若不幸牺牲,也死得毫无价值。”

  裴叶每说一个字,秦绍便沮丧一分。

  刚满十二岁的他还太稚嫩了。

  这种情绪也没持续太久。

  秦绍很快调整好失落低迷的心态。

  他自信攥拳道:“现在的我是不行,但再过几年学有所成,绝对能派上用场。”

  “荔城之危”与段干启对“朝夏灭国”的断言,拉响秦绍脑中的警铃。

  这次侥幸逃出被闫火罗军队虎视眈眈的荔城,那下一次呢?

  来日朝夏全境有难,他还能逃到哪里去?

  小小的少年有了强烈的危机意识。

  秦绍几人没多少行李,大部分都是顾央给置办的。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几套换洗的成衣、可供数日食用的干粮、兑换好的整钱以及小额碎银,还有几本书。

  仆从将打包好的箱匣搬上马车车厢。

  除了秦绍、申桑和裴叶,黎殊蹭一趟顺风车,段干启和严华在理论上是裴叶的俘虏,他们也要跟着。六个人再加上驾车的马夫、护卫的随从,这一行人的规模也在二十人以上。

  顾央准备如此周全细致,一股暖流淌过心头。

  他回头问顾央:“先生不走?”

  顾央摇头道:“手头尚有琐事,离不得。”

  “但荔城……”

  顾央打断他的话,笑着安慰秦绍。

  “凤家军是不复当年勇,但也不是桑皮纸糊的,荔城还不用担心。”

  闫火罗现在还以为荔城是座毫无守备的空城呢。(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待他们兴致冲冲打过来,埋伏的“凤家军”便会给他们迎头痛击。

  闫火罗吃个大败仗,短期内不会卷土重来的。

  秦绍欲言又止。

  他与顾央相处时间短,但也受了顾央周到细致的照顾。

  “那先生……要保重啊!”

  “好。”顾央温和颔首,又在秦绍期盼的眼神下道,“待此间事了,兴许会去一趟天门书院。”

  秦绍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那晚辈就在书院恭候先生大驾了!”

  顾央催着他上车。

  “时辰不早了,快些上车吧,马车还要赶在城门下钥前出去。”

  看着几人踩着轿凳进了马车车厢,顾央耳边传来清脆的少年声。

  “顾先生。”

  循声看去,却见裴叶一手将车帘掀开,将一物件递向他。

  此物约有两指宽、一指长,颜色碧绿、质地通透,串了打成如意红结的长绳子。

  仔细一瞧,这件玉饰两面还刻着符号古怪的名讳秘文。

  “此是何物?”

  顾央说着将其接过来。

  左看右看,除了上面神秘的纹路,并无哪里特别。

  “用来护身的,先生戴着就行。”

  截至目前,有资格被推销绿帽的优质客户也才七个,每个都小葫芦娃一般珍贵。

  顾央也照顾裴叶这么多天,供吃供住供穿,临走还送马车送钱财送护卫……

  实在是太热情好客了!

  念在这点情分上也不能让他随便挂了。

  “护身?”

  顾央哑然失笑。

  他从不信这些死物能庇佑活人。

  但毕竟是裴叶的一番好心,他便将东西收进袖中。

  与裴叶同一车厢的段干启注意这一细节,暗中撇下嘴角。

  之前还说这玩意儿约束人的,一扭头又说是护身之物,两头骗。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启程了。”

  只听马鞭轻扬,车轱辘开始缓慢转动,马车在顾府门前掉了个头,驶向荔城主大街。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顾央目送几辆带着顾府族徽的马车在视野内消失。

  “老爷,他们走远了。”

  不知过了多久,管家上前一步,在他身后轻声提醒。

  顾央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在原地伫立良久。

  “回去吧。”

  最后看了一眼,转身进了顾府。

  一边走一边询问管家。

  “先前派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管家双手交叠搭在身前,低头弯腰道:“回禀老爷,查得差不多了。”

  “说来听听。”

  顾央径直往主院走,管家疾步跟上。

  “那位裴娘子所用名讳应该是假的。”

  “假的?”

  这一答案出乎他的预料,惊得脚下步伐一顿。

  “那她真名叫什么?”

  管家道:“姓筱,单名为绿。”

  “筱绿?”

  谁起的名字,还没裴叶好听。

  管家继续道:“小的派人暗中查访,发现裴叶这人像是凭空出现,几乎没有线索。之后碰见一伙逃难的难民,从他们口中得知说画像上的裴娘子与他们村中孤女筱绿极为相似。”

  好运碰到线索,管家连夜就去调查那个村子。

  “查到什么?”

  顾央时而蹙眉时而平静。

  连伺候他多年的管家也摸不清。

  “据那些难民所说,筱绿是个孤女,不知何故流落到村子附近,村中里正怜悯她,便允许她在村里住着,偶尔接济一两餐……筱绿出现在村子的时候,生得粉雕玉琢、穿金戴银,富贵非常,活生生像是天上仙童下凡。还背着一个小包裹,但里面装了什么只有里正一家知道。”

  顾央暗中紧了紧拳头。

  “里正一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