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本章说 > 第七百零二章 最后一页
  “我对外星人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和卢管有话题聊就好。那天我心情不好,和卢管聊了外星人的猪后,心情好多了。”那人说。

  叶凡连连点头,表示理解,叔叔你就是外星人,当然对外星人不感兴趣。

  “卢管呆了一会儿,又把猪骨头收起来,说是他爸熬汤用的,还说下次再见。还说下次再见面时,要带我看看外星人的飞碟。我没当回事。这人很奇怪,不过跟他聊完天,心情好多了。”

  “说的都是外星人,飞碟,龙,基因改造的事,就像晚上的月亮,看着很近,伸手就能够到,可不管爬多高,总是捞不到。被那些事填满,原来我烦恼的问题似乎都是小事了。”

  “接下来几天,卢管常上来,有时我忙着,没理他,有时闲下来,跟他聊几句。他不跟我说话的时候,就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抬头看天,看远处的南山,看得很认真,有时候还歪着脑袋,好像听人说话。”

  “问题一点点解决,钱也到账了,虽然只到了一部分,不过好歹可以付掉一部分材料钱,还有工人的工钱,可是我还是很头痛。因为灯光的事。医院顶楼的停机坪要求能够夜间起飞降落,为了达到这个要求,整个楼顶的灯光系统都要重做,你知道停机坪的灯光系统有多麻烦吗?”

  叶凡眨着大眼睛,不懂。

  那人叹口气,好像当时跟卢管说这话时,卢管也是这个反应。

  “停机坪的灯光系统不是装几盏灯就行了,要符合航空标准,做的事可不少。led绿色边灯、泛光照明灯、机坪低密度红色障碍灯、信标灯、中光强航空障碍灯……”

  那人数着手指头,一个个列出来。

  叶凡突然打断他,问:“能降落飞碟吗?”

  那人一点都不惊讶,“卢管也这么问过。我没理他。继续往下说。灯多就算了,还不是想买就能买得到的,专业给机场提供灯具的厂商就那几家,再加上还要有专业的灯光控制系统,这些都要跑关系,有门路才行。我说到这里,发现卢管一直抬头看天,没在听我说话似的。我就不说了。卢管突然问了我一句话。”

  “他问我你的理想是什么?当时我就笑了。也学着他抬头看天,天上有朵云很大很圆,一直罩在楼顶上不动。挡住了阳光,边是白的,肚子是黑的。一层一层的,看久了,人的念头就会跑偏,想云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会不会也有像人一样的生物,也在搭房子,也坐在楼顶上,往地上看。”(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我本来想说没有理想的。钱都赚不够,哪有理想。可是我看看天上的云,又看看卢管,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抱怨生活好像有点矫情,至少自己没生病,没病得这么重。我想了想,天上的云都飘过楼顶,拽着一尾巴的碎云,像马,像熊,像城堡,像山峰,我的念头也起起伏伏,骑着云,绕着楼顶转。我想到了,跟卢管说,其实你别看我这个样子,我最初的理想是想当个音乐家。”

  “音乐家?卢管问。我脸红了下,还好脸被太阳晒黑了,看不出来。我补充说,再具体一点就是钢琴家。我的手指很长,天生就适合弹钢琴。”

  那人伸出手给叶凡看,果然很长,至少比叶凡的长。

  “我说现在不行了,只能用来搬砖,不过我儿子的照片你看过吧?全身上下就两个地方像我,一个就是手,手长,我想让他以后学钢琴,不要浪费他的天赋。你儿子呢?我问他。他说不知道。只跟老婆通过电话,儿子一直哭,哭得挺有劲,估计说话挺厉害的,以后是个讲故事的好手。”

  “卢管送我很多外星人的杂志,我不怎么看,都叫老婆带回家。工程的验收日越来越近,我却越来越慌,太多东西没搞定,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灯光。其他地方做的不好,不会一眼看出来,灯光出问题,扫过去,一眼一个准,我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工期很赶,最后几天又下起小雨,早上下,晚上下,淅沥沥的,舍不得停。我找不到人恨,只能恨天上的云。”

  “你变马、变熊都无所谓,不要变成雨好不好!我像个疯子,在雨中指天大骂,边上没人,工人都去楼下走廊抽烟躲雨了,只有卢管在。有他在,我放心。我再疯,他都没关系,还很理解我。一个能理解外星人的人,自然能理解一个人骂天。”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我骂累了,雨反而下得更大了,像洗一桌的麻将,洗了又洗,停不下来。我又坐回墙角下,全身湿透了,心里也凉了。这工程能不能完成都是个问题,更别提验收了。钱没了,儿子也学不了琴,妈的,都怪那卖灯的胖子,货期一拖再拖,等老子发达了,不包工程,去开家灯厂,专门做灯,他家灯卖50,我就卖20,怼死他!”

  可能是在孩子面前说了脏话,那人尴尬地笑了一下,见叶凡没反应,继续说:“卢管一直听我骂,仰头看着雨,或者看着雨上的云,谁知道,我还没骂够,继续骂。这回不骂下雨的云,该骂人了,负责验收的人说验收那天要把楼顶的灯全部打开,弄漂亮一点,说他家在滨海新区,直线距离就五公里,要隔那么远都能看到医院大楼的灯,就表示这灯靠谱,别说降直升飞机,降飞碟都行。哈哈哈。我陪着笑,说是是,我一定把灯弄漂亮一点,肚子里把那人骂死。又不是灯光景观工程,弄漂亮点?还要在你家窗口看到大楼的灯?你家住一楼!我送礼的时候都去过!”

  “骂完了人,我的气没消,反而积在肚子里,疼起来。我倒希望那人说的是笑话,可是今天他又发短信过来,说验收那天,会有很多人在医院边上看,专业验收条款当然要满足,但是外观一定要弄得大气、高端、上档次!这可是市里第一家具有直升机紧急救援能力的医院。市里投了多少钱,多少人盯着这里看,好看是软指标,也是硬指标。你们专业人士会有专业人士的角度,但群众也有他们的角度。花了那么多钱,结果灯都不亮,或者不够亮,别人怎么看?会有什么想法?”

  “灯要亮,我只觉得好笑,还不如承建外墙照明工程呢,有多少灯我给你挂上去,亮到整幢楼屋里卫生间都不用开灯!可是气过后,实际问题还是要解决。我把烦恼跟卢管说了,当然没指望他解决,只是这段时间很奇怪,有什么小问题,我就跟他说,说完后,这些小问题自己就没了,可能是手下的工人解决了,或者是我自己想到办法,总之,我养成跟他说问题的习惯,好像说完问题就没了。”

  “这回卢管没再看天,他掏出一本书,翻到最后一页给我看。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你看完就知道了。”

  “我看了,说的是一艘可以满足任何人任何愿望的飞碟降临地球,有烦恼的人只要向飞碟许愿,就能实现愿望。”

  “我很失望,就这样?不过很快又笑起来。真期望卢管能解决问题,我的脑子才出了问题。”

  “卢管把最后一页撕下来给我,我问他干什么。”

  “他说,这页给你,拿着它许愿,可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