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嫡福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抗旨
  九姐儿这几天好容易收拾起来的情绪,在他这一句话别扭的语气里,险些决堤,她今日来,原本就是为了来还债的,九姐儿将簪子放在桌子上:“沈家是名门显族,沈家的东西,自然该交给沈家的人,我怎么配拿着。”

  九姐儿觉着自己今日样样表现的都好,只是这句话已经离了题,九姐儿不想再与他在这里呆下去,否则,只会多说多错。

  “别走!”沈子安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把抓住了落荒而逃的九姐儿的手臂,“别走……我要娶你为妻……”

  九姐儿曾经幻想过无数种沈子安来跟自己提亲的场景,他最通文墨诗词,便是情诗也能情意绵绵,又不失礼仪。

  就譬如他从前与自己念过的,赤绳早系,白首永偕,花好月圆,欣燕尔之,将泳海枯石烂,指鸳侣而先盟,谨订此约。

  还有诗咏关雎,雅歌麟趾。瑞叶五世其昌,祥开二南之化。同心同德,宜室宜家。相敬如宾,永谐鱼水之欢。互助精诚,共盟鸳鸯之誓。

  他的词,比他的话还要让她沉迷。

  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这样简单,直白得对她说:我要娶你为妻。

  然而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九姐儿豁然回身,什么也不管不顾,扑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

  沈子安的身子忍不住颤抖,原来失去的痛,竟然这样的沉重,浓烈,锥心刺骨,能叫他所有的伪装刹那间溃不成军:“我要,娶你为妻。”

  手里领着琮哥儿的歆姐儿,立在原处远远得看着那对苦命鸳鸯,只能叹息。

  玉哥儿如今与沈子安倒是成了不可多得的好兄弟,而沈子安与九姐儿的那份非常的感情,玉哥儿自从沈子安闯宫救歆姐儿的时候,就看出了端倪。

  沈家内宅书房,玉哥儿只问了沈子安一句:“你知道皇上为什么提拔你吗?”

  沈子安自然清楚,因为他的圆滑机变,因为他说话做事成熟老练,擅体皇上心意,做事说话最能使魏延显舒服,因为他从来都不曾忤逆过圣意。

  玉哥儿问他:“你和曹家姑娘的婚事,是皇上已经明旨昭告天下的,你想抗旨吗?”

  沈子安看着窗外连绵不绝的雨,一旁的桌案之上,还放着九姐儿亲手给他打的络子。

  玉哥儿又问他:“你熟读大周律例,抗旨不尊是什么下场,你比我清楚。你是在拿自己的前程赌,你是在拿自己的命赌啊!你以为你当堂驳了皇上的面子,让他下不来台,他还会像现在一样宠着你,纵着你?”

  那就杀了她。

  这样一个荒唐的念头忽然涌上了沈子安的心头,吓了他一跳。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杀了曹家的那个女儿,皇上的指婚就不成立了。

  自己就可以娶九姐儿了。

  沈子安忽然出了一身的冷汗,魏明煦的话如同梦魇一般得在他耳边响起。

  他的没有底线,他的不择手段,他的那些所谓的计谋,在魏明煦看来不过是不入流的小心思罢了。

  他从来,都不敢光明正大得喜欢她。像九姐儿对他一样。

  他总是想着,如果可以不丢官弃爵就达成目的,为什么非要丢掉官位,如果可以不用死就达成目的,那么为什么还要蠢到去送死。

  哪怕非要死一个人,如果可以死别人不死自己,那就让别人下地狱去成全自己的事。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心思,却从来都不曾出现在九姐儿的身上。

  她从来都没有干过损人利己的事,她从来都是那样光明磊落,刚正不阿,爱就不顾一切得爱,恨就酣畅淋漓得恨。

  她聪明,知进退,懂道理,也有些小聪明,小谋略。

  可是,如果是她,她从来都不会用伤害别人,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自己爱她,她便不顾一切得去跟魏明煦和林芷萱争取。

  自己与旁人订了婚嫁,她便那样努力得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光鲜亮丽得站在自己面前,将自己送她的,所有最宝贵的,都统统还给自己。

  不是恨,不是嫉妒,不是设计,不是钻营。而是那样落落大方得放手。

  沈子安豁然领悟了魏明煦说的那句配不上。

  他自以为是的聪明,在魏明煦眼里原来是这样的卑鄙,不堪。

  他仿佛是一个行在暗夜角落里狡猾的鬼魅,仿佛得到了一切,却从来都没有感到过满足,那些权势,那些爵位,那些金钱,那些奉承,都曾经让他欢喜过,可是那欢喜却是如此的浅薄而短暂。

  不过片刻,他便又回到了自己仿佛与生俱来的不安里,只能战战兢兢得侍奉君王,保全地位,得到的越多,害怕失去的也就越多。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那得到的,终究都成了他肩膀上越来越重的枷锁,勒得他喘不过气来。

  所以,他才会被那样明亮耀眼的九姐儿深深的吸引,那个傻傻的天真的丫头啊,其实是照进他卑微黑暗生命里的光。

  沈子安忽然笑了,他拿起了自己珍藏多年的络子,将它重新系在了自己的佩剑上,对玉哥儿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就让我赌一把吧。”

  养心殿里,他抗旨拒婚,他说,他要娶魏九如。

  魏延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哈哈大笑着:“这是怎么了?一大清早的,就来给朕讲笑话。”

  沈子安却没有笑,一脸肃然得单膝跪在了魏延显的面前。

  魏延显脸上的神色也冷了下来:“朕已经给你指了婚,圣旨都发下去了!曹家都在预备着嫁女儿了,你这个时候跟朕犯什么混?!给朕滚回去!一大清早的,胡言乱语。”

  沈子安双膝跪地:“皇上可下旨,说沈子安配不上曹家的千金,请曹家千金另觅良婿。”

  “那你就配得上靖王府的公主?!”魏延显抓起一本奏折摔了过去,那盛怒的样子,吓得屋里的小太监鱼贯而出。

  魏延显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沈子安,却忽然笑了,那阴冷的声音如同蛇一般钻进了沈子安的耳朵里:“沈子安,朕这么多年来对你不薄,你心心念念的,还是只有靖王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