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2112章 你才是外人
  康英茂捧着银行报表等文件进屋时,厅里只余神色忧愁的叶妩。

  他站在门口鞠躬有礼的打招呼:“夫人。”

  叶妩展笑,敛去方才容上的烦心,冲他温和道:“英茂来了,快进屋。”

  见他手中堆着好些文献资料,又问道:“来找老爷的吧?”

  康英茂语气恭敬的答道:“是,老爷早上打过电话到银行,让我把相关的文件拿回来向他做报告,明儿清早老爷要去开晨会。”

  “老爷在书房里,琴心也在。”

  康英茂便等在那,颔首道:“等二小姐出来我再进去。”

  “坐会吧。”

  叶妩招呼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见他总拘谨着规矩,随口向他打听起这阵子的事。

  “二小姐处理有方,银行里很多难题都迎刃而解了,夫人不用担心。”

  叶妩点头,补充道:“我是问家里。”

  “家里都好。”

  “阿柔出去散心了?”

  康英茂避其视线,“对,二小姐建议大小姐外出散散心。”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这阵子赵家公子有来过家里吗?”叶妩还惦记着机场见到的赵行之,听他的语气是来庄园找过画柔的。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前两日刚回来。赵公子起初来过,后来得知大小姐不在市里便没来了。”

  叶妩颔首,“那二小姐呢?”

  “二小姐?”康英茂佯作不解。

  叶妩:“书弘说,他朋友告诉他,琴心和司家二少的新闻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你常常陪着她出去,可是真的?”

  康英茂面容尴尬,不知该如何接话。

  叶妩见状,心中已是了然,也不为难对方。

  但她不追问,书房里面对父亲询问时,康琴心也是很为难。

  她如今倒不知该怎么解释自己和司雀舫的关系了,纯粹的报答他当初替自己解广源之危吗,那他后来再三施援又该怎么论?

  康昱见她默然,沉声郑重道:“我不是顽固不化的,现在也不兴家长干预年轻人交朋友了。

  琴心,你从小到大都是有主意的,这件事只要你自己心中有数,我和你妈都不会多说什么。司家,不是普通人家,他家的少爷,也非寻常百姓。”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爸爸,我知道的。”康琴心接过话。

  康昱点点头,又问道:“英茂说,沈家少爷经常来找你?”

  “我和沈君兰是朋友。”康琴心语气坦然。

  “沈家……”康昱像是思索了很久,才道:“我知道你讲义气,不会对朋友的事坐视不管。

  沈家虽然从前在处事方式上不太光明,但沈家老爷子是个爱国志士,和你外祖父感情也不错,能帮就帮吧。”

  “谢谢爸。”

  沈家的内事,正常来说外人都不便干预。康琴心打着沈英豪多番派人加害自己而要报仇的名头在帮沈君兰,但其实最关键的还是朋友友谊。

  她是真把沈君兰当朋友的,她知道父亲明白自己,稍稍弯起唇角,很是开怀。

  “去打电话吧,让日孝过来。”

  康琴心正要接话,就听外面传来喧哗吵闹的声音。

  康昱皱眉好奇:“怎么回事?”

  康琴心打开书房出去,正听康书弘高声训着康英茂:“……你就是给我家打工的,我自家银行里的报表我还看不得了?你如今倒好,以为做了副行长就可以爬到我头上去了吗?”

  康书弘想要看那些文献,康英茂不肯给,便红了脸。

  康英茂自是不敢与他争辩的,站在那紧紧护着文献,也不反驳。

  叶妩想要呵斥儿子几句,瞧见女儿,连忙说道:“琴心,英茂来送银行报表,你爸他得空了吗?”

  听见母亲这话,康书弘才有所收敛,转身望向站在书房门口的康琴心。

  然后,下一秒康昱就满面怒火的从里面走出。

  康书弘立马耷拉着脸,上前先道:“爸,我好歹是广源的前负责人。银行最近闹出好几场风波,我关心情况想询问两句,英茂就拿您出来压我,连看都不给我看,实在太过分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你还有脸说?”康昱的声音不重,但眸中的怒色却不容忽视。

  康书弘瞬间不敢对视。

  当着这么多人,康昱也不方便训斥儿子,只望向康英茂。

  康琴心却忍不住对康书弘道:“你已经不是银行的人了,事关银行机密,自然不能随随便便泄露,英茂哥不给你看是遵守银行规则,他就没错。”

  康书弘不服:“你就知道袒护外人!我就算不是银行的人,但还是康家的人,是你的亲哥哥,看自己家族银行的东西能算是泄露吗?”

  “规矩就是规矩。”康琴心面无表情的经过他,走到康英茂身旁道:“你没事吧?”

  康英茂摇头:“二小姐,我无碍的。”

  那边康书弘正准备对妹子不依不饶,被康昱冷声喝住,便气冲冲的上了楼。

  “英茂,你进来。”

  听见康昱传唤,康英茂连忙上前。

  康琴心陪叶妩重新坐回沙发上,埋怨道:“他的这副少爷脾气,亏是英茂哥不跟他计较,否则换了谁能这样容忍?”

  叶妩沉着脸,只感觉这个家里越发不像样了,她做母亲太失职。

  她内心自责,半晌不言语。

  康琴心误会了,小心翼翼问:“妈觉得我偏向外人了?”

  叶妩回神,握住了女儿的手:“你妈还没糊涂到这个地步。”

  康琴心欣慰,又感叹说:“我是帮理不帮亲,若他懂得尊重人些,我也不会这样。”

  “你哥哥是心气儿大些,但事出有因,刚到家就听说陈小姐滑胎了,心情肯定是不好的,也不是特意针对英茂。”叶妩帮着打了个圆场。

  到底要家和万事兴,她也不想看到儿女们自己斗起来。

  康琴心听了这话,还是觉得母亲偏心哥哥,就不再言语了。

  好在没多会康画柔回来了,同来的还有阿忠。

  阿忠进了屋,率先同康琴心告罪,“二小姐,都是我办事不利,下面兄弟疏忽了才让陈小姐有机会逃跑,否则这孩子也不会没了。”

  “这和你没关系,再说是我差你出去办事的。”康琴心倒不怪他,吩咐道:“把守着他的人都撤了,以后不用管了。”

  阿忠惊讶,“真的不用留人了?”

  “算了,留个人在医院盯着,然后给她买张去非洲的船票,等她情况好些就送她离开。”

  阿忠惊诧,但还是立马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