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世唐人 > 第二百零八章:兄妹相逢
    208.

    兄妹相逢

    看这情况,李破军也不敢吓她了,赶紧摆手无奈劝道:“小娘子别急,你且放心,你兄长如今被救出了牢狱,现在牢城厢房里养伤,没有大碍。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

    小姑娘一听,大大的眼睛里仍是一副谨慎的样子,好半天,才像是豁出去了一样,直扬了扬手中瓷片,“你,你带我去,若是骗我,我,我便去死了”。

    李破军朱成二人见状,也是欲笑又憋住了,这赵家小妹倒是个可爱人儿,那小心翼翼捏着瓷片的俏生生的模样当真是惹人怜惜。

    “好好,我保证不骗你,不过你也小心点,把这瓷片儿拿远一点,小心伤着了”。李破军又是举着手耐心说道,那尖锐的瓷片儿紧挨着那娇嫩的脖颈肌肤,若是一个颤抖那可完蛋了。

    哪知小姑娘听此反而更加谨慎的紧了紧瓷片,吓的李破军一哆嗦,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只得赶紧闭了嘴。

    看着这绑成一溜的几个腌臜货,李破军皱了皱眉,又看着那十余可怜兮兮的女子,想了想只得说道:“诸位娘子,你们不要惊慌,今晚先在此歇着,过几个时辰天一亮,你们收拾收拾东西,刺史府会发一笔金银,然后便回家去找亲人吧,朝廷不日就派人来判处这几个狗贼,你们若想报仇便去出庭作证吧”。说罢李破军就对赵珂说道:“珂娘子,咱们走,去了你兄长哪里,你便知我是不是坏人了”。

    “朱成,带上他们,去牢城”。说罢便出门而入了,而那群女子看见这几个魔王恶奴被绑着带走,空洞的眼神里也是有了些神采。

    因为绑着五六个拖缀,一行人磨磨蹭蹭的走到了牢城。

    “珂娘子,走吧,你兄长就在里面”。开了门李破军直带着走路都打飘的赵珂去了厢房,靠近厢房,便是听见吴彦恒那无奈的声音,“赵队正,你且放心吧,朱成已经去找殿下了,令妹定能得救的,就在这儿等着吧”。

    “呜呜,吴司马,珂儿已被掳去三四天了,呜呜……”。这却是赵严那硬汉的哭声。

    李破军回头一看,赵珂愣在了原地,想来她应该是听清了这是他兄长的声音了,眼泪直哗哗的流。

    “啊,殿下,你回来了,赵队正他……”。吴彦恒发现了门口的几人,刚说着赵珂便是扔了手中瓷片,流着泪哭喊着冲进去了。

    “大兄,呜呜……”。

    “啊,你,珂儿,你……”。

    兄妹二人抱头痛哭,半晌方解,“殿下,呜呜,赵严无脸见你啊”。赵严也是挣扎着在床榻上给李破军行礼。

    “赵兄何出此言,王氏贼子尽已拿下了,也算为赵兄报仇了。”李破军也是好言安慰着。

    只是赵严直是抱着赵家小妹哀哭不已,一直摸着赵珂的头,长兄如父的感情尽显无疑。

    良久,李破军本想出去,让着兄妹二人好说说话,可是接下来赵严却是替赵珂擦擦俏脸上的泪,直细声说着:“珂儿莫哭了,活着,活着就好,娘还等着你呢,大兄也会养你一辈子……”说着直眼眶通红的安慰着赵珂。

    李破军一听,咦?这话说的……赵严定是以为小妹受了大辱才会如此说的,也是的,弱小女子被狗杂种淫贼掳去了三四天,怎能保住贞节啊,而这个时代贞节已失,还是被掳走的,又怎能嫁人啊,所以便是赵严这硬汉也是心疼的痛苦不已。

    顿下了步子,李破军直婉言说道:“赵兄,珂娘子无事的,自被掳那天起,王氏叔侄便没去过关押之地”。说罢便向朱成打个眼色走了。

    只留赵严一人懵B,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关押之地,是关押珂儿的地方?被掳去之后王氏叔侄没去过那地?这不是说……

    “啊,珂儿,那些狗贼可曾侵犯你?”赵严直扶住赵珂的肩膀瞪着眼睛问道。

    赵珂一愣,继而便是明白了,直一扭肩膀,很是羞赧的嗔道:“哎呀,你说什么呀,没有的”。

    “啊,没有啊,好,太好了,哈哈哈,珂儿你快说说是怎生回事?”

    “那日我拿着最后一点银钱去买点米粮,结果便是碰上了,碰上了那王元超,他带人把我绑到了城北一个大宅子里关着,幸好的是后面几天都没人找过我,直到今夜,被这位,这位小郎君带到这儿来了,他说大兄在这儿的我才来的,哎呀,大兄,他说他是那江什么王爷呢?是你的熟人,是真的吗?”

    赵严听了直呼大幸啊,幸好有殿下,幸好殿下刚刚好杀了王孝荣,一切都是那么的侥幸啊,真是佛祖保佑啊,殿下大恩呐。

    又应着赵珂的话,摸摸她的头,眼睛直看向门外李破军走的方向。

    “是啊,方才哪位正是当朝郡王,秦王世子江陵王殿下,大兄也是在秦王手下当兵的,这次回来是奉秦王的命令保护殿下去西凉的,幸好回来了啊,秦王父子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

    “呀,他真是位王爷啊,怪不得那么厉害,刚刚吓得那个王元超恶霸趴在地上直哭呢”。赵珂听见了也是眼眸闪着光,兴奋的说道。

    “嗯?珂儿,王元超贼子现在在哪儿?”赵严猛的听见王元超的下落,眼睛里厉色连连,凶悍之气一闪而过。

    “那恶霸被小殿下绑起来了呢,也带到这儿来了。”赵珂倒是没注意赵严的凶狠之色,直老实说道。

    “嗯,珂儿,放心吧,殿下会替你报仇的”。赵严也是疲惫了,毕竟受了酷刑毒打,刚醒,而后又提心吊胆的担心赵珂,没进食物,又是心情一起一落的,当下便是昏昏欲睡。

    赵珂也是困了,刚想在床沿趴一会儿,忽的,似是记起来了什么,而后便是陡然惊起,使劲摇了摇赵严,“大兄,阿娘,听他说娘病了,阿娘到底怎么了?”

    赵严听了也是顿时清醒了,啊,娘,娘还病着呢,当初回来娘便病了,如今我又三四天没了下落,那娘她……

    想到这,赵严冷汗直冒,一个翻身便欲起床,却是跌下了床榻。

    顿时一片慌乱,门口小厮问声进来,看见地上虚弱的哭喊着的兄妹俩,也是大惊,扶起来之后,直让人叫喊殿下,李破军便问讯从吴彦恒刘德让哪里赶过来了。

    “殿下,救,救救我娘,我娘病重,请殿下大恩,快去救救我娘啊。”铁汉赵严也是慌乱无措,见了李破军,像是找着了主心骨一样,只得急急的求助李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