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世唐人 > 第四百九十三章:有周亚夫之风
  493.

  有周亚夫之风

  虽说百夫长是因为谨遵军规,理可原谅但是情不可恕,太子毕竟是君,储君也是君,李破军杀了你,因为你不尊君主,将太子储君拒之门外,所以即便百夫长脊梁仍然挺直,但是他不是傻子,心里已经滋生绝望了,这下听得翟长孙的话自是感激万分。

  若是一般的阿谀奉承的军官,这个时候怕是要一脚踢开那个“不长眼”的百夫长,大骂一顿,而后跟李破军表忠心了,但是翟长孙岂是那样的人。

  李破军听了也是一笑,眼睛里满是欣赏之色,直上前几步扶起躬身行礼的翟长孙。

  “将军真乃真将军也”。李破军直拍着翟长孙的盔甲赞道,盔甲拍几下,竟是扬起了缕缕灰尘,方才应该是正在操练了。

  翟长孙听得一愣,真将军?莫不是还有假将军不成?

  李破军见得翟长孙这模样,又是一笑,卖弄学识的地方又到了。

  直背手说道:“昔日汉之周亚夫屯军细柳营,文帝仁心爱兵,亲**劳军队,到了细柳营却是不能进,待周亚夫亲至,方才进营。

  却又因军中不得纵马奔驰,文帝竟只得下马不行,由是文帝称赞周亚夫真将军也。

  哈哈,如今看来,翟将军真有周亚夫之风啊”。

  早就在李破军说出周亚夫这三个字时,翟长孙就是想起来了周亚夫军细柳这个典故,现在听罢了,却是又心惊。

  殿下竟是自比文帝……虽说李破军确是太子储君,未来的皇帝,但是这般毫无顾忌,未免有些心大了吧。万一陛下心生芥蒂……翟长孙不敢想了。

  听得李破军的话只是应着,“殿下过奖了,臣不敢与条候,阳平候相提并论”。

  周亚夫先是继承父亲周勃爵位绛侯,后来立下大功,受封条侯。

  阳平候徐晃徐公明,因军容严整,打仗稳健,被曹操称为“有周亚夫之风”。

  李破军这一夸奖就是拿他翟长孙比较为周亚夫和徐晃了,这两人都是世之名将,一个西汉丞相,一个曹魏五子良将,翟长孙肯定是要谦逊一下的。

  李破军似乎是毫无觉察他这自此可有何不妥,听了也是眼睛一亮,拍拍翟长孙手臂笑道:“翟将军过谦了,现在将军确是不如这二人威名,但是日后定可超越周徐二人的”。

  翟长孙一愣,日后?继而只当是李破军的客气话,心里苦笑,我这一生也是辉煌过,当过一国宰相了,可是日后……还有日后吗,陛下会重用一个曾经威胁到他性命的臣子吗?

  李破军见得翟长孙黯然的模样也是笑道:“姜太公八十出山辅佐文王定天下,廉颇亦能七十肉食三斗皮甲上阵,翟将军今岁尚只四十有三,可称正值壮年,又岂能心却暮暮然。

  况且翟将军品为四品,爵为县公,又未到功盖天下封无可封的地步,难道翟将军这就满足了吗?翟将军何不曾想想那大将军之职,国公之位?”

  翟长孙听得一惊,左右一看,那百夫长已经退下,空旷的营门前,五步之内唯有李破军,陈康,憨娃还有他,他这才送了一口气。

  殿下这话……什么意思,好似在蛊惑我造反一般。

  忙是说道:“殿下说笑了,臣能将军,有一爵位,衣食无忧,子孙享贵,已是心满意足了,这还要感恩陛下宽厚大德”。说着居然还朝宫城的方向拱拱手。

  李破军见状也是一叹,这翟长孙不知是说他谨小慎微呢,还是说他胆小怕事。

  直笑道:“翟将军何故谨慎至此,又不是说那见不得人的事,将军莫非是忘了南山之情,程伯父也是在场的”。

  翟长孙闻言一怔,继而也是无奈,南山之情,他自是没忘。

  哈哈,当然,在南山这个情,不是某些见不得人的PY之情,在南山,在程咬金的步步为营的紧逼下,愣是把他逼到了太子一遍,本来不想站队的他也是站队了。

  即使李破军已经是太子,即使李破军的太子之位很是稳固,他也不想站队,依他的智慧自是知道,这种事,离远点为妙,但却是耐不住场面的挤兑,形式不由人。

  这下子被李破军提出来,翟长孙也是无奈,直说道:“还请殿下说明来意吧?”

  李破军闻言大笑,开口了就好,直笑道:“翟将军就让我在门前吹风?莫非如今这军营我还是进不得?”

  翟长孙闻言一笑,忙是侧身让过,“自是进得,殿下请”。有玄甲军四统领之一的任何一个统领引进,自是能进了。

  李破军闻言大笑,却是猛的转身就意欲上马,忽的,一顿,回头便是看见翟长孙呆滞犹豫的脸庞,李破军古怪的一笑,“军营可是不得纵马?”

  翟长孙嘴角一扯,也是面色哭笑不得的模样点点头。

  顿时,几人都是大笑,连陈康都是被弄笑了,憨娃挠挠头,见得几人都大笑,他不笑有点不像话,也是哈哈大笑,只不过他的笑声就有些夸张了,差点没把禁苑里的猎物给召开。

  李破军一巴掌拍在憨娃的脑瓜上,“笑,让你笑,你笑个屁啊,哈哈哈哈,翟将军请吧”。直挽着翟长孙的手臂进营去了。

  进得营帐,说是营帐,但是由于玄甲军长久的驻扎在此,已经见得很房屋无二了,虽说为了保持军队战力,时刻保持着战时状态,但是帐篷一来遮风挡雨毕竟没有房屋好,若是下大雨了,帐篷里面肯定是容易浸进水的。(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进得营帐,自是推让李破军坐主位,让储君坐你下首?你倒是不嫌屁股坐的疼。

  “还请殿下明言吧”。刚一坐下,卫兵都还没得及上茶,翟长孙便问道。

  李破军一愣,这翟长孙好歹也是个文武双全之人,却是比那尉迟老黑还要直爽啊。

  李破军却是不知道,翟长孙这都是被他逼的,翟长孙都要崩溃了,我不就是想要安生的过日子嘛,当然,若是还能升官进爵,那是最好不过了,怎的这殿下这事总是理不清呢。

  李破军也是直说道:“翟将军久呆玄甲军,仕途再难进步,未免太过屈才了,所以我向陛下申请,调任翟将军去神策军任职,陛下已经同意了,调令不日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