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世唐人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全军出击,决战铁山
  1011.全军出击,决战铁山

  李破军闻言眉头一抖,一百二十五人……要知道亲卫营可是满编的五百人,而且个个都是从神策军百里挑一出来的精锐虎士,结果,仅此一战,就折损了将近四百人,是他们不够勇猛吗?不是,是他们武艺不熟吗?也不是。

  李破军清晰的记得,一下午的厮杀里,他最少有五六次是亲卫用命给他挡下了致命攻击。

  就这肩头中的一箭,那名亲卫还噌跃起扑过来想要挡着这一箭,可惜没有挡住,箭矢射在李破军肩膀,而那名亲卫掉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乱军踩踏成稀泥了,那亲卫到死都是眼睛圆瞪,似乎是在说……属下无能,未能替大将军挡箭。

  良久,一片默然中,李破军声音嘶哑,“康将军,今日那突厥大将是何人?”

  一旁的康苏密满脸苦涩,直说道:“是阿史那社尔,处罗可汗次子”。

  李破军闻言脸上有些动容,“阿史那社尔……怪不得了”。

  历史上阿史那社尔的名头李破军自然也是听说过,没想到今日被阿史那社尔打得狼狈不堪。

  “大将军,突厥人为何知道我军驻扎在冲川谷的?冲川谷如此隐秘,末将在四处亦是广派斥候,自从我军驻扎在此,从未有人靠近过,但那阿史那社尔就好像是提前就确定我军在谷中一样,不做试探便直接冲杀过来,太令人费解了”。李震包扎好自己腿上的伤口,亦是靠过来皱眉说道。

  “大将军,此事必有蹊跷,那突厥兵马直奔着大将军而来,明显是有备而来,末将觉得,我们的行踪被泄露了”。苏定方也是皱眉道。

  李破军捶着腿,也是沉思,看了看众将,直说道:“此事勿要再提,先和大军汇合要紧”。这个时候不应该怀疑身边的人。

  说罢之后,噌的起身,翻身上马,“全军上马,轻装简从,仅带衣食兵甲,飞熊重骑,卸下重甲,沉入湖中”。

  他们现在被追杀着,时刻面临着危险,飞熊重骑在穿着厚重的铁甲,那就是负累了,但也不能留给突厥人,这每一副重甲对于突厥将领来说,就是难得宝甲了。

  两百余飞熊重骑闻言如释重负,纷纷依令将自己身上还有战马身上的重甲卸下,略有不舍之后,掷入了湖中,或许,若干年后,此湖干涸,也会有人发现重甲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吧。

  “景阳,把这片林子烧了”。李破军看了看这片不大的湖边树林,想了想直说道。

  众将闻言不解,杜荷急忙道:“大将军,现在烧林子不就让突厥人知道我们的行踪了吗?”

  “夜黑风高,我们烧了就快马转移他们也追不上。而且烧起大火,或许也可以让大军看见,知道我李破军还未死,或可来援”。李破军直说道。

  众将闻言也觉得有理,烧点了林子,熊熊烈火照映得天空一片大亮,也烤得众人的身躯很是暖和,暂时驱赶了严寒,映照着这九百残军的身躯如同浴火重生一般。

  白道,唐军大营,一阵寂静无声,定襄金河通漠三道大军共计七万余人,都已经归营安歇了。

  但是作为全军主帅,李靖的中军大帐还是亮着灯光的,看着面前的地图,李靖推演了无数次,此战唐军必胜,只待唐俭到突厥了,只是李靖仍旧在想,那阿史那思摩潜回突厥,到底意欲何为呢?正在思索间,柴绍跌跌撞撞的冲进帐来,带进一阵寒风,李靖眉头一皱,他治军严谨,眼里揉不得沙子,即使是柴绍,国公驸马,也不得如此无礼无状。

  岂料李靖还没有说话,柴绍便是一脸惊恐的说道:“药师兄,快,快发兵救援太子殿下,斥候来报,两个时辰之前,铁山突厥驻地出了一万精骑直奔、直奔冲川谷去了。”

  “什么?”李靖惊的噌的站起,“两个时辰之前……这,传令,全军出击,决战铁山”。李靖很快就是反应过来,转身披甲直向柴绍喝道。

  太子殿下危矣!

  若是去得晚了,说不得太子就阵亡了,甚至被擒了,太子乃大唐储君,一旦有失,那后果……不敢想象。

  不多时,大军集结完毕,李靖直喝道:“张公谨,命你速领三千骁骑,马不停蹄,驰援冲川谷”。

  “本总管亲领三千骁骑突袭铁山,放火劫营,李绩率大军跟随,但见铁山火起,尽起大军决战”。李靖直肃然喝道,脸上不显丝毫慌张。

  李绩闻言亦是沉声应着。(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轰隆隆,大唐铁骑马蹄声起,在黑夜中宛如暗夜杀神,直奔突厥而去,幸好草原地势平坦,地上飘了一层薄薄的雪花,在月光的照耀下也是看得清脚下。

  而此刻,铁山,突厥营地里,防备仍是那么的松懈。

  金顶圆帐中,頡利光着身子正是在肆无忌惮的桀笑着,床榻之上,一名柔弱的汉家女子,双手紧紧攥着床单,眼里噙着泪水,啪的一声清脆响,女子光滑的挺翘上就是一个血痕掌印,頡利见状更是狞笑着,不停的蠕动着状若疯癫,正在此时,帐门口一阵吵闹。

  “思摩将军,可汗已经休息,你不能进去”。这是頡利的护卫统领的声音。

  “让开,我要见可汗,为什么不整兵备战,为什么还不布防?”阿史那思摩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语气听得出来那是很大的怨愤。

  “不行,思摩请回,可汗已经注意了说过谁也不见的”。护卫统领冷声拦着。

  要是搁着别人敢强闯王帐他就捉拿了给扔一边了,可是阿史那思摩是王室大将,他也不敢放肆。

  “哼,滚开”,响了砰砰两声,阿史那思摩竟是一脚踹开那护卫统领直接闯进来了,

  “你……阿史那思摩,你找死吗?”頡利正是奋战着,忽的被打搅了,帐帘掀开带进来的一阵冷风吹得他一个寒战,就是索然无味了,甚至有可能以后都“无味”了,頡利怎能不怒。

  “可汗,为什么还不整军备战?要知道唐军随时都有可能杀过来,为什么还不布防,这是思力冒着生命危险让我传回的消息,可汗难道还不相信吗?”阿史那思摩怒气冲冲的直朝頡利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