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莱姆研究者 > 第二十六章 沙漠跳蜥的突袭(1)
  两天后,达克踏上了从坎哈拉城返回门萨罗地下世界的旅途,和他同行的是被圣真寺好好收拾了一番的马杜克。

  两人跟着一支菲达商会的商队返程。这支商队要回乌姆利姆港,途经雷魔之丘南路,两人正好顺路。

  临行前,乌萨利姆亲自来送行,亲手把装有先贤马哈马德注疏的小盒子原样交到达克手中,叮嘱他,财主菲达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他的手下鱼龙混杂,还是不要随意把宝物露出来,免得招惹麻烦。

  达克一口允诺,马杜克虽然不知道盒子里是什么东西,但被狠狠收拾过一顿后自然知道该夹着尾巴做人。

  一路无事,当天傍晚,商队到达一处小型临时营地,停下过夜。

  沙漠中散布着许多由小型绿洲发展而来的临时营地,它们可以为过往的客商、使节提供便利的服务。如果能保证充足的水源供应,假以时日,也许会发展成小型的城镇。

  雷魔之丘附近有不少能伤人的沙漠凶兽活动,小型商队贸然前进会有危险。所以一般商队的选择是在附近的临时营地补给,等乌姆利姆港的巡防队巡逻过来,跟着他们一起穿过雷魔之丘。

  达克悄悄用戒灵把商队里所有人清查了一遍,没有异常,一水的阿拉孛人。商队护卫实力很一般,自己就算最强战力。不过这没关系,临时营地里已经有三四支小商队在等着了,大家汇合在一起,安全性提高了,而且,明天一早港口巡防队就会按惯例派人来接头。

  太阳落到沙丘后,地面蒸腾的热气迅速散去,寒风刺骨的黑夜即将来临。

  沙子导热性能极好,和白天相比有五十度左右的温差。

  一堆堆驼粪燃起,篝火熊熊,护卫们七八人一组,放出警戒;商人和家眷们围坐在一起,讨论着旅途见闻。骆驼都拴在一起围成圈,有专人看管。

  夜色已深,大家纷纷钻进帐篷休息。达克和马杜克裹紧长袍,盖好毯子,倒头便睡。

  按照达克的构想,雷魔之丘离乌姆利姆港很近,既然巧克力已经传到坎哈拉城,附近或许有新建的巧克力工厂,应该会比较容易联系上。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其实最方便的办法是直接跟菲达商会联系,但乌萨利姆说得对,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菲达的手下会不会见利忘义。还是找罗伊斯和乔治他们比较好。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明天跟巡防队接上头,就安全了。睡吧。

  这样想着,达克进入了梦乡。

  一片浓云悄悄飘来,遮住了明亮的月光,巨大的阴影仿佛巨大的恶魔之爪,将安静入睡的营地紧紧握住。

  “哈桑,哈桑,快起来,事情不对!”

  朦胧中听到马杜克的呼唤,达克立即翻身坐起:“怎么了?”

  马杜克头巾掀起一半,把大耳朵贴在地上,惊恐道:“不好了,有个家伙在营地附近打转,转了一圈溜走了!鬼鬼祟祟的,很可能是斥候。”

  “斥候?哪支势力的?”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不是人类!”

  “不是人类?”

  “速度很快,不是人类!四条腿,沙漠跳蜥!”

  达克心头一紧:“那不是护教圣军养来对付钻地道的门萨罗人用的吗?”

  “那些是驯养过的,这个体型更大,速度更快,一定是野生的。”

  “它们的战斗力呢?”

  “吃肉!群居!游荡!”

  马杜克话音刚落,凄厉的牛角号就响起来了。

  整个营地立即被惊醒,人人翻身而起,抓起刀剑,全神戒备。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骆驼,有只骆驼被吃了!”

  “这儿有血!有被咬碎的半张脸!还有给咬断的脊骨!”

  “别慌,别慌,各家清点人数,护卫守好木墙!”

  一片手忙脚乱之后,情况迅速汇集起来。

  没有人伤亡,只有一头骆驼被沙漠跳蜥撕吃掉。

  营地外围木墙完好,西南角上护卫打瞌睡,火把灭了两根,跳蜥从阴影中跳进来,偷吃,然后远遁。

  骆驼偌大的骨架被撕咬得支离破碎,脊骨和腿骨是被生生咬断的。碎裂处,明晃晃的齿痕足有小指那么长。

  好牙口。

  达克心生寒意。

  经过多年维护,木墙是双层结构,一外一内,两层之间间隔五米,可以行走,也可以藏兵;四角上还有中型望楼和箭塔。

  跳蜥趁夜潜入,从空中掠过两道防线,落地轻巧无声,偷吃完毕原路跳回——这是多么可怕的潜入作战!

  如果大队跳蜥突袭呢?

  已经有胆小的商人跪地祈祷,不安与恐慌的情绪渐渐蔓延开来。

  跳蜥斥候已经出现,附近一定有大群跳蜥存在。

  达克问马杜克:“商队经常碰上这种事吗?”

  “不,跳蜥很少攻击营地,因为它们知道人类不好惹。”

  “那么它们现在为什么聚集起来袭击我们?”

  “我不是圣主也不是先贤,不知道啊哈桑老爷——您干什么去?”

  “我要再去转转。”说着,达克朝骆驼死的地方走去。

  “好吧好吧,谁让您是老爷呢,等等我!”

  一阵风来,浓重的云层露出了一条缝,微弱的月光下,银色的沙地上有亮光在闪动。

  达克俯身把那东西捡起,是一块老旧厚实的鳞片。

  鳞片有婴儿的手掌大小,在月光下闪耀着炫目的银辉,但是,它却散发着刺鼻的腥臭气,达克不得不启用史莱姆面月莫来过滤气味。

  马杜克惊叫:“哦,圣主在上,哈桑老爷,快把它扔了,天哪,太恶心了,太臭了!”

  “这一定是从跳蜥身上掉下来的。”达克试着把鳞片捏扁对折,居然捏不动。

  他暗暗吃惊,这么高的强度,不要说弓箭,就是砍上一刀,也不一定能造成实质伤害吧?

  见他捏着臭烘烘的鳞片发愣,马杜克叫道:“它是沙漠跳蜥的腿上鳞片,看它掉落的这个位置,应该是跳进来的时候被挂下来的。拜托,您赶快把它扔了,臭死了。”

  “它为什么这么臭?”

  “沙漠里水很少,跳蜥的尿液非常少,而且稠的跟浆糊一样,偶尔排一次,会把它浇在腿上。”

  “为什么?“

  “尿液蒸发会保持凉爽,另外尿液里面的盐分蒸干以后会形成很好的保护层。所以跳蜥不管是野生还是驯化的,都臭得要死。”

  “臭味是跳蜥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标志吧?”

  “不好说,有些大型的凶猛陆行鸟类也有这习惯。但是老爷,可不能用臭味去找跳蜥啊,它们的视觉非常好,等你闻到味儿,它们早把你围了。既然它们没攻击我们,我们避开就是了。”

  “但是早晚要跟它们对上啊,你休息去吧。它们大队出动,肯定要吃点喝点什么,如果目标不是我们,那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