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师打脸攻略 > 第589章 机缘巧合
  姜昭满肚子的疑惑。

  当务之急,她得和萧衍青、法觉寺联系,探查清楚这里面的情况。

  “你还在想你的女朋友吗?”姜昭问道。

  钟棋易有些茫然:“我不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曾经是不是真的有过一个女朋友?”

  姜昭安慰他道:“既然不知道,那你就先好好休息吧。再说了,阴阳殊途。说句难听的,不管宋半勤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都和你没什么关系了。”

  钟棋易不是灵师,无法和活人沟通,生死之间的差距,就显得无比的大。

  他自己显然也知道这一点,苦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进了姜昭之前给他安排的房间。

  姜昭就朝肥猫使了个眼色,让肥猫盯着钟棋易一点儿,不要让他又悄悄的跑掉了。

  肥猫:“喵!”

  放心吧!

  姜昭就掏出手机给萧衍青打电话。

  也不知道他这时候是不是正和本净法师见面,要真是的话,只怕萧衍青还不太方便接电话。

  就在姜昭已经做好了打不通电话的准备的时候,电话却骤然接通了。

  萧衍青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昭昭?”

  一听见萧衍青的声音,不知为何,姜昭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立马就轻松了下来。

  “是我。”姜昭小声道,“你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啊?方便说话吗?”

  “方便。”萧衍青回答道,“本净大师正带着人在屋内作法,我和姜前辈在外等候。”

  有本净大师亲自出手,亓星海的下落总不会再找不到吧?

  姜昭顿了顿,把钟棋易回来了的事情告诉了萧衍青,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钟棋易在外这两天的经历。

  萧衍青的语气立马变得严肃起来:“这件事情,我会找法觉寺的师傅们问清楚的。一旦有了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事不宜迟,姜昭也不耽搁萧衍青的时间,应了声是,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久,萧衍青那边就来了新消息。

  原来,在昨天的中元节,法觉寺的人手不够用,就把原本守卫在达奚雪山的人手,又给调派回了蓉州。

  所以,宋半勤带人上山的事情,法觉寺的人的确是不知情。

  这么简单的解释,姜昭看得差点儿没气出毛病来。

  法觉寺的人明明知道达奚雪山有个养尸基地,虽然那养尸基地如今已经被毁了,但谁知道里面还会不会有别的猫腻?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撞上中元节这样的大日子,法觉寺的人不但不加派人手好好盯着达奚雪山,竟然还把原本就留在雪山的人手也给调走了,这不是胡闹吗?!

  就在姜昭开始怀疑法觉寺的专业性的时候,萧衍青又发了消息过来。

  法觉寺之所以会在中元节当天没有足够的人手使用,是因为法觉寺里进了贼!

  法觉寺进的贼并不只有一个,而是一群。而且这群贼会灵术,显然是灵师,普通的寺中弟子根本就对付不了。

  法觉寺传承上千年,寺中宝贝不胜枚举。有灵师结队钻进寺中想偷东西,这还了得?!

  不管他们盯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法觉寺都绝不可能让他们从寺中带走一只蚊子!

  紧急之下,法觉寺这才将派遣在外的弟子召唤回寺守卫。

  那些分守在蓉州各大重要点的弟子肯定是回不来的,那就只能尽量挑选任务不那么紧要的弟子们回来了。

  如此一来,驻守在达奚雪山的法觉寺弟子们,一个不落,全给招了回来。待寺中的群贼逃跑之后,这些弟子就立马又回雪山驻扎了。

  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达奚雪山竟然偏偏就出事了呢?

  姜昭顿时无语了。

  她真的很想问一句,这是巧合吗?

  可要说宋半勤为了害几条人命就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姜昭又有些不信。

  宋半勤要真有这样的本事,她也犯不着以自己为诱饵,哄骗钟棋易和马迅霆了。

  似乎是猜到了姜昭心中的疑惑,萧衍青很快又发了消息过来解释道:“这次的确是巧合。来法觉寺偷东西的灵师队伍,和宋良甫并没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被萧衍青这么一提醒,法觉寺在调查后发现,来寺里偷东西的人,应该和掳走亓星海的人有关。

  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在当前,萧衍青和姜昭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萧衍青告诉姜昭,他会让研究部和法觉寺的人一起调查这件事情。而且,他已经通知了项杭,让项杭去西府大学调查宋半勤的个人信息。

  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姜昭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萧衍青和姜堰终于回来了。

  两人的神情都有些疲惫,像是出了大力气一样。

  姜昭见状,忙让两人坐下休息,又好奇的问道:“你们不是去法觉寺了吗?怎么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别提了,还不是那姓亓的小子惹的祸!”姜堰没好气儿的摆摆手道,“本净和尚亲自作法找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算出了亓小子的具体方位。可没想到的是,那小子竟然哪儿都没去,就在法觉寺内!”(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什么?!

  这下子,姜昭也惊讶得不得了。

  姜堰难得看见姜昭对自己的话这么感兴趣,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说得更起劲儿了:“亓星海不知道被什么人打晕了,就关在法觉寺后院的厨房里。法觉寺的厨房本来就大,进出的人也不少。关亓星海的人也是缺德,竟然把亓星海团成一团,关在了米缸里面,还用层层大米给遮着。要不是法觉寺的米缸够大,亓星海本身也是灵师,就这种关押之法,早就把他给关没气儿了!”

  姜昭本来还挺同情关心亓星海的,听姜堰这么一说,她顿时噗嗤一乐,笑出了声。

  就亓星海平时那毒舌模样,他能在这样的大事中保得性命已经是是一件幸事。如今不过是吃点小小苦头而已,简直就是便宜他了!

  姜堰想起刚找到亓星海时的模样,也有些想笑。

  不过他心里更多的还是气。

  “本净和尚简直不识好歹,竟然让我和萧衍青给亓星海出力!”姜堰愤愤的道,“就那臭小子,他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