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 第510章 大方的白洛行
  白洛行一出马,原本剑拔弩张的场面顿时变得缓和起来。

  孟树新等人紧张无比的从车上下来,虽然祝文焯他们一脸恭敬的模样,但孟树新他们还是没敢摆什么架子,赶紧随着祝文焯他们一起走进了江南仙武中学的大门。

  萧天南和白洛行站在一起,二人一直等孟树新他们走进江南仙武中学以后,白洛行这才对萧天南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小友请。”

  萧天南也对白洛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客气道:“前辈先请。”

  白洛行微微一笑道:“不用拘礼,一起走吧。”

  白洛行与萧天南并肩而行,等到走进江南仙武中学的大门以后,白洛行对祝文焯道:“安排两个人在这里等教育总部的人,然后你带着剩下的人跟我到潮生阁来。”

  “是。”祝文焯恭敬地应了一声,面对白洛行他明显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来。

  白洛行领着萧天南来到江南仙武中学的后院,这后院建造的好像苏州园林一般。整个院子用高墙围了起来,并且还设了好几个大阵。(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因为这几个大阵的存在,不精通阵法的人,以及修为低于筑基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进入这后院。

  这后院外围设置的阵法还把声音给隔绝了,并且还单独设了聚灵阵,这使得后院的天地灵气浓郁到随时有可能凝结水,化为灵液的地步。

  萧天南步入这后院以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前辈这院子真是一处好地方啊。”

  “小友要是喜欢,以后随时来坐。”

  说完白洛行取出一枚玉简递向萧天南,萧天南接过玉简后略微感应了一下。

  这玉简内暗藏了多道符印,可以避开院子外围那些阵法对人的影响。

  简单来说,这枚玉简就相当于进出这后院的钥匙。

  萧天南也没客气,直接就把这枚玉简收到了储物腰带之中。

  白洛行看了一眼萧天南的储物腰带,笑着问道:“小友如何称呼?”

  “晚辈姓萧,名叫天南。”

  萧天南说话间和白洛行进入后院正厅,白洛行指了指厅内的一个位置,示意萧天南坐下。

  萧天南和白洛行一并入座以后,一名头发花白,但身子骨十分硬朗的老人用托盘端着两杯茶和一盘瓜果走进厅内。

  老人将茶和瓜果放下后一言不发地退出了正厅,此时祝文焯带着四大院系的几名院长以及副院长到了正厅的大门外。

  因为没有白洛行的命令,祝文焯他们也不敢贸然闯入正厅,所以只能在大门的一旁候着。

  白洛行对萧天南做了一个请茶的动作,二人端起盖碗茶各自喝了一口后,白洛行冷淡淡地道:“都进来吧。”

  祝文焯等人听到白洛行的呼叫,赶紧都躬着身子走进正厅。

  白洛行将手里的茶杯放下,语气淡漠地说道:“都说说吧,今天这场闹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脾气你们都是了解的,谁要是敢胡说八道,企图避重就轻,甚至是蒙骗于我,那你们这一身修为就别想再留在你们身上了。”

  “是,请老师放心,学生绝不敢蒙骗老师。”

  祝文焯说完,当即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原委都给说了一遍。

  祝文焯对白洛行还当真没敢有丝毫隐瞒,无论是江南域教育总部准备创建第二所顶尖中学,还是他让苗金锋安排学生设计萧天南他们,企图让萧天南不堪受辱,主动选择离开江南仙武中学的事,祝文焯都一五一十的给说了出来。

  萧天南也是等祝文焯把事情原委说完,他这才知道原来江南仙武中学这些人,今天费尽心思搞这么多事,其中竟然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鬼祟心思。

  祝文焯说完以后便低着头没再言语,一副等待审判的模样。

  白洛行略微沉默片刻后,他看向萧天南道:“萧小友,我的学生做出如此丢人现眼的事,我这个当老师的也是倍感脸上无光。

  关于这件事该如何解决,不知道萧小友有何想法没有?”

  “这个嘛……”

  萧天南脸上一副为难的样子,心里却在想这个白洛行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他这一副竹杠任你敲的模样,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白洛行似乎是看出萧天南的顾虑了,他连忙说道:“萧小友但说无妨,只要能够圆满解决此事,老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任何代价?”萧天南有些震惊地看向白洛行,他微微咂舌:“前辈,您这话言重了吧?”

  白洛行一脸严肃认真,他对萧天南抱拳道:“请萧小友放心,此事事关江南仙武中学的声誉,老朽为圆满解决此事,绝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老师……”祝文焯忍不住叫了白洛行一声。

  在祝文焯看来,这件事到现在为止吃亏的都是他们。就算事情的起因在于他想设计萧天南他们这一行人,也顶多就是道歉就够了,至于还让白洛行亲自来解决这件事,并且还付出“任何代价”吗?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祝文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白洛行便冷喝了一声:“你给我闭嘴!”

  一股无形的压力直接压得祝文焯他们跪倒在地上。

  祝文焯等人知道白洛行这是动真怒了,所以一个个都屏息凝气,连大气都不再敢喘一口。

  白洛行就好像川剧的变脸演员一般,前一刻还一脸震怒的模样,等到面对萧天南时,他脸上却立刻露出了和煦异常的笑容。

  萧天南是真的让白洛行搞得有些糊涂了,这么一个元婴境的高手,至于对他如此讨好吗?

  萧天南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白洛行这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当中,萧天南竟然隐约感受到了些许讨好的味道。

  萧天南搞不清楚白洛行的真实目的,他干脆把心一横,准备来个狮子大张口,好好试探一下白洛行到底有几分诚意。

  萧天南道:“前辈要圆满解决此事,其实说来也简单。如果前辈不介意,晚辈就随便说说自己的想法,如果有说的不对之处,还望前辈念晚辈年幼无知,多多包涵。”

  “萧小友但说无妨。”白洛行连忙道。

  萧天南略作沉吟,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后道:“首先江南仙武中学主动跟江南域教育总部说明,江南仙武中学愿意全力支持新的这所顶尖中学,就针对平民子弟而建,江南仙武中学可以提供导师资源,但绝不插手学院的管理。”

  “这个绝无问题。”白洛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萧天南微微点头,继续道:“为了避免今日的事情再次发生,晚辈认为江南仙武中学应该针对校门的平民子弟建立一个学生社团,社团每个月可获得一份单独划拨的修炼资源,以供平民子弟出身的学生使用,方便他们追上贵族区子弟的修炼进度。

  并且该社团有权利监督学校其他师生对平民子弟是否有歧视、欺压、侮辱或者是区别对待。

  一旦发现有以上行为,社团的管理成员有权直接对当事人进行处罚。”

  “那这个社团的社长,一定得由萧小友你来担任了。”

  白洛行这话说的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如果这个社团的社长不是萧天南,就算是这个社团的管理成员拥有直接对当事人进行处罚的权力,那也没有实力可以处罚别人。

  萧天南略微咳嗽两声道:“如果该社团建立起来了,社团成员们都支持我,我愿意做这第一任的社长。”

  “那真是辛苦萧小友了。”白洛行对萧天南抱拳道。

  萧天南听白洛行这么一说,脸忍不住红了红。

  他原本觉得就提这么两个条件已经够可以的了,结果白洛行主动问道:“萧小友,不知道你个人需要什么补偿?”

  “啊?我个人还可以要补偿吗?”萧天南一脸惊讶问道。

  “今日之事让萧小友多有受惊,我等理应对萧小友有所补偿。”白洛行一脸真诚地说道。

  萧天南认认真真地看着白洛行,他越来越搞不明白白洛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至于这样吗?

  明明是他把江南仙武中学的这些人痛打了一顿,白洛行不找他麻烦他就谢天谢地了,现在白洛行还坚持要给他补偿?

  萧天南抿了抿嘴,他决定提过过分点儿条件,看看白洛行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于是萧天南试探着说道:“前辈如果非要给我补偿,那干脆把您刚刚那把剑给晚辈把玩一段时间吧?”

  白洛行显然也没想到萧天南竟然敢把主意打在他的赤溟剑上面,他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眼中满是肉疼之色。

  此时跪在地上的祝文焯再也忍不住,他抬头看着萧天南怒吼一声:“小子,你胆子太大了!”

  啪!

  白洛行反手一挥,虚空一记耳光狠狠地煽在祝文焯脸上。

  随后白洛行咬了咬牙,他从衣袖之中把赤溟剑取出,然后右手一抹,直接把他在赤溟剑上的念力印记抹去。

  白洛行双手捧着赤溟剑,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道:“既然萧小友喜欢,那这柄赤溟剑就送给萧小友了。这柄赤溟剑跟随老朽多年,还望萧小友能够善待它。”

  不是吧……

  萧天南心里低呼一声,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洛行问:“前辈,您真的把这柄灵剑送给我?您开玩笑的吧?”

  “请萧小友放心,老朽真心赠剑,绝无玩笑之意。”白洛行坚定地说道。

  萧天南仔细打量着白洛行的表情,他发现白洛行虽然一脸的肉疼,但的确是一副真心诚意的样子。

  萧天南想了想后直接把赤溟剑一收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前辈了。”

  萧天南说完直接站起身来道:“前辈,事情既然已经圆满解决,那晚辈就不再继续叨扰前辈了,晚辈告辞。”

  “萧小友慢走。”白洛行站起身来对萧天南抱拳相送道。

  萧天南眼珠转了转后直接离开。

  被煽了一耳光的祝文焯等萧天南走后,这才准备问问白洛行如此慷慨赠剑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祝文焯刚刚张口,白洛行便摆摆手道:“你们都退下吧,记住从今往后不准你们任何人去找萧天南的麻烦,否则休怪老师无情。”

  祝文焯他们听白洛行这么一说,心里还以为白洛行这是起了爱才之心,准备把萧天南当亲传弟子培养。

  他们相互间交换了一下眼神后连忙答应道:“是,学生明白。”

  祝文焯等人恭恭敬敬地退出大厅。

  白洛行等祝文焯他们离开以后,这才走出正厅,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天空道:“各位前辈,萧公子不再追究此事了,不知各位前辈是否满意?”

  白洛行话一说完,一道声音在白洛行耳边响起:“我家少爷既然不追究这件事了,那这件事就此揭过吧。你也不必心疼你那把赤溟剑,我家少爷看得上你的剑,那是你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