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高冷总裁迷糊妻 > 第119章 竟然是女生?!
  距离上一次汽车炸弹事件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之前造成的轰动早已被时间所抹消,与此事无关的人只是表达了下惊诧和愤怒,而后又纷纷忙起自己的生活,而与此事情相关的人依旧沉浸在痛苦之中。

  滕韦翔已经将展乐乐移送到这座城市最先进的医院,接受最有效了治疗。

  如果在这所医院还没有起色的话,滕韦翔就会把展乐乐送往欧洲,送往美国,只要是能够有希望救治展乐乐的病情,他就会反展乐乐送往哪里。

  今天,滕韦翔忙完公司的事情就直接来到医院,并且他还为展乐乐带来了鲜花,摆放在病房里。

  特护病房的护士对眼前这位英俊冷傲的龙翔国际总裁早已有所耳闻,如果见到真人,自然是小小地犯了会儿花痴。

  “护士小姐,他的情况怎么样了?”滕韦翔站在一个粉衣小护士的面前,微笑着问道。

  性感的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粉衣小护士表示自己即将要被滕韦翔的微笑给电倒,简直是太英俊了,比电脑上的滕韦翔还要英俊迷人数倍。

  “护士小姐……”滕韦翔微微地挑了下英气的眉毛,重复了一下。

  粉衣小护士这才从幻觉中醒悟过来,赶紧说道:“滕先生,您放心,您的女朋友情况没有恶化,现在正趋于稳定,再加上你这样的男朋友的祝福,相信不久她就会好转的。”

  听着粉衣小护士的话,滕韦翔有种如坠雾里面的感觉。

  “什么女朋友男朋友的,展先生只要没事就好。”滕韦翔现在关心的事情只是展乐乐的伤势,对其他的事情一概没有兴趣。

  粉衣小护士听滕韦翔这么一说,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床上躺的那位受伤的女子不是滕韦翔的女朋友,心中却是无比的舒坦,试想滕韦翔这么优秀的男人如果有了女朋友,那对其他的女孩是多么严重的一种打击。

  “原来她不是滕先生的女朋友啊,真是对不起。”粉衣小护士朝着滕韦翔道了一声抱歉。

  滕韦翔听着小护士口口声声地说展乐乐是自己的女朋友,顿时脸色一红,说道:“护十小姐,我想你搞错了吧,展先生是男性,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女朋友呢。”滕韦翔以为小护士把他当成了玻璃。

  小护士却是郁闷地翻了翻手里的病夹,皱着秀气的小眉头,说道:“不对啊,这上面明明填的是女性啊,怎么可能会是男性呢?”

  滕韦翔听护士这么一说,赶紧从她的手里将病历给拿了过来,果然上面填写的是女性,他又向后面翻了几页,有一些是各种检验结果表单和CT片和X片。

  果然上面显示的的确是女生的特征,滕韦翔缓缓地将病历本给合上,细长的目光泛起异样的神色。

  ‘女生……展先生竟然是女生?!’滕韦翔从来没有想到展乐乐会是女生,虽然他有时认为展乐乐过于女性化,有些唠叨和爱干净,喜欢用女性化妆品,可是他也没有猜想展乐乐的性格问题。

  如今展乐乐的性别摆在他的眼前,和他朝夕相处的保镖竟然是女生!

  粉衣小护士从滕韦翔的手里将病历本给接了过来,她发现滕韦翔的神色有些异样,有些担心地问道:“滕先生,您没事吧,我帮您叫下医生吧?”

  “不用。”滕韦翔的眼睛有些恍惚地对着小护士说道。

  粉衣小护士伸手抚向滕韦翔的胳膊,关切地问道:“滕先生,有什么事您跟我说下吧,我可以帮您啊。”

  “,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我想一个人静一下。”滕韦翔的声音冷酷而激动,细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床上躺着的展乐乐。

  粉衣小护士见滕韦翔的样子有些不对劲,本想好好地关心他一下,却是没想到他竟然一点都不领情,只得悻悻地离开了特护病房。

  滕韦翔见小护士离开之后,他缓缓地来到展乐乐的病床前,却见此时的展乐乐已经包的跟木乃伊一样,只有一部分身体裸露在外,红艳的嘴唇还有小巧的鼻子。

  缓缓地伸着修长的手指移向展乐乐的手,轻轻地抚摸了下,果然那感觉和跟吴兆辰掰手腕时的感觉不一样,他轻轻地将展乐乐的被子给掀起,果然看到她胸前挪微微突出的女性特征。

  而后滕韦翔赶紧将被子帮展乐乐盖好,将头给扭到一旁,虽然展乐乐的胸前有绷带遮挡着,可是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如果有人骗了自己的话,那他一定会异常的愤怒,他最最容忍不了的事情就是有人敢骗他。

  可是面对着展乐乐,滕韦翔却是不怒反喜,甚至他感觉自己在潜意识里都期望着展乐乐是女生。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最近经历过的这些事情实在是太多太令人不安,他的神经没有一刻不是紧绷绷的,如果不是展乐乐在他的身旁陪伴他保护他的话,恐怕他早就会支撑不住,或者是变得神经衰弱了。

  “女生……女生……”滕韦翔坐在展乐乐的病床前,盯着在昏迷中的她,嘴角勾起开心笑意。

  “阿欠!”

  突然间,一个喷嚏声突然响起,顿时打断了滕韦翔的思绪。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滕韦翔回头望去,却见吴兆辰从外面走了进来,刚一进门便喷嚏连连。

  “韦翔……阿欠……这是什么味道啊……阿欠……”吴兆辰皱着眉头,赶紧将手帕抚在自己的鼻子上,这才停止连续打喷嚏。

  滕韦翔看着吴兆辰那打喷嚏打得眼红鼻子红的,不禁笑道:“没想到你还是这个样子,见不得一点花粉啊。”

  吴兆辰苦笑了下,闷着声音说道:“这怎么能恢复过来啊,对花粉过敏呗,所以以后我要找女人结婚,一定要找不喜欢花的……阿欠……”

  “不喜欢花的,我看你得要找好一段时间功夫了,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不喜欢花的女人。”滕韦翔望着吴兆辰说道。

  吴兆辰只得叹了一声,而后他将目光盯在滕韦翔的脸上,有些疑惑地问道:“韦翔,展护卫是不是病情好转了?”

  滕韦翔摇摇头,反问道:“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

  “既然没有,你脸上怎么有着那么开心的表情啊,就像展护卫要苏醒一样。”吴兆辰指着滕韦翔的脸,说道。

  听吴兆辰这么一说,滕韦翔的脸瞬间便沉了下来,冷冷地说道:“我哪有开心的样子,没有。”

  “没有,难道我刚才是出现幻觉了吗?!”吴兆辰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地说着,手一松,立刻又闻到了花粉的味道,顿时又是喷嚏连连。

  吴兆辰的喷嚏平息之后,他才想起展乐乐起来:“韦翔,展先生还是老样子吗?”

  虽然展乐乐的真实性别已经被滕韦翔所得知,可是他却没有打算要告诉吴兆辰的样子,只是说道:“是啊,还是老样子,如果一个月后这里也没有什么进展的话,我打算把展先生送到欧洲的医院接受治疗。”

  看到滕韦翔对展乐乐如此这般的关心,吴兆辰想说些什么,可是却是没有说出来,只是说道:“韦翔,你也不必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展先生的身上,现在你更应该考虑的事情是应天雄的些人,我听有人说,应天雄他们正在收集众小股东的股票,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总裁选举行动。”(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哼,这些人真是吃饱了没事做,就算是这样又能如何,收购小股东的股票,他们有那么多的钱吗?!”滕韦翔冷冷地哼了一声。

  吴兆辰看着滕韦翔,神色凝重地说道:“韦翔,现在不是他们有没有那么多钱的事情,而是在乎他们这些人正在散布一些谣言,一些对你不好的谣言,而这些谣言很可能会影响到那些小股东对你的信心,从而将他们手中的投票权改成应天雄。”

  “谣言,什么谣言?”滕韦翔微微皱了下眉头,问道。

  吴兆辰想了想,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虽然不肯定是不是应天雄他们传出来的,不过我想他们至少脱不了干系,外传说你近来不思进取,而且性取向有问题,并且有很多疑似是你和展护士亲密动作的照片流传出来,令公司的员工人心动乱,你也知道,公司的女员工一向以你为人生目标,现在得知你的性取向有问题,自然是哀鸿遍野。”

  “哼,真是荒谬,竟然连这种谣言都有人传出来,他们可真是不择手段啊。”滕韦翔最是鄙夷谣言这种东西,如果是正大光明地将他从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那他无话可说,背后耍小手段这种行为,他最是鄙夷,也最痛恨。

  吴兆辰继续对着滕韦翔说道:“韦翔,你可要当心啊,谣言这玩意可是三人成虎的,虽然这谣言很是荒谬,可是它所产生的破坏力却是无可厚非,你可要尽快想办法才是。”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如果此时展先生醒来的话,我想这谣言自然会不攻自破。”滕韦翔将目光投向展乐乐,嘴角勾抹出一股笑意,说道。